伊藤:相識是偶然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30/07/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作為一個部落客/專欄作家,認識新朋友的機會,或者較其他人多。在上個月的西班牙飯局,認識了一位爽朗率直的女生J。

飯局後交換了聯絡方法,她說:(得閒過來太古搵我食下晏啦。)

一言既出,定好日子,再問問她:(呢幾間妳想去邊間?)

J:(伊藤啦,我未去過。)

闊別九年多,再次來到華蘭路尾,踏正中午十二點半到步,遲一分鐘的話隨時被DQ!
(記得要準時到,逾時會即刻放番張檯出嚟)當日早上,店員致電來作實,對我作出提示。

入座後五分鐘,J小姐才到步,我們坐在餐廳的最角落位置,環境較狹窄,與隔離檯大約一個手掌之隔,非常親密也。

J:(哈,上次第一次見你果陣,開頭好cool吓。)

我:(如果在被動的情況下,我係會比較慢熱的。)

如非上個月我沒有出席那場西班牙飯局(當初我是想找個理由推卻的),我想我們未必一起坐在這裡。相識,真的是偶然。

忽然憶起我在此發生過的,第一次來是十一年前某一夜,與住在附近的舊友JY,兩個男人來晚飯,事隔多年,我與他斷線多時,不久前才發覺他已unfriended了我。

(佢自從酗酒之後,開始傻傻哋,有點脫離現實)其中一位圈內朋友慨嘆。

第二次是九年前,與當時頗相熟的S小姐在此共晉午餐,對這裡的吞拿魚丼,直到今天依然念念不忘,但是我與S的友誼,亦在數年前完結。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其實是很脆弱,絕交的原因未必是發生過衝突,可能是政治因素,亦可能是某方面的立場有異。S與我其中一位宿敵的感情要好到不得了,為了明哲保身而選擇疏選了我。


經常說在口邊的來忘掉過去,來望掉錯對,一切看前看,面前的J小姐拿著餐單,在選擇上有點困難。

赫見餐牌上有北海道丼,想起下個星期我會到同區的北海丼晚飯,所以我選擇了四色魚生丼。


套餐包一碗麵豉湯,茶碗蒸,前菜,水準不俗,尤其是對小碟的魚肉。


在數款刺身之中自選四款,三文魚當然不要,拖羅蓉、三文魚仔、帶子、海膽,四美千嬌組成美麗的魚生丼。

每一款魚生的質素相當,海膽香滑甘甜,拖羅蓉帶著油潤感覺,帶子新鮮肥美,三文魚子晶瑩剔透,一口咬下鹹鮮大爆發,配以恰當的米飯,將所有材料大兜亂吃,鮮甜的刺身與米飯加醬油,三合一體的美味狠狠地進擊,滿足感真情流露在臉上,偽裝不來。


J小姐的碎粒魚生飯,份量夠大,當上桌的一刻,她呆了一呆。

我只能在一大堆魚生粒之中,分了一點甜蝦,因為她不吃蝦。


不足一小時的午餐,大家口水多過浪花,話題不出家庭生活,到大家的美食之路,彼此也是愛吃之人,她說當年在加拿大讀書時,要立志成為美食家。

我笑說:(咁你要由多倫多搬去魁北克,哈哈!)

她一手搶了賬單,豪氣地說:(今餐我嘅!)

我有點不好意思,但衷心感謝她請客。


有緣認識這位女生,真有意思,下次輪到我,唔好同我爭埋單,一言為定。

伊藤:鰂魚涌華蘭路25號柏克大廈G01地下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繼續吹》某日某月 - 湯怡同大地雞同鴨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