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星期日梗係要食Sunday Roast@East Avenue Bakehouse


參觀過披頭四博物館,時間仍早,我倆皆在當晚離開利物浦,不過兵分兩路,我就南下倫敦,他就一路向東,往曼徹斯特。

趁下午的空檔時間,到Bold Street的咖啡館,喝杯價廉物美的單品咖啡,沒錯,是我兩年前到訪過的一間。

但我沒想到,星期日的營業時間,只去到下午三點,望著門外的鐵閘,只能輕嘆。

Bold Street是利市出現Liverpool One之前,最旺的地方,時裝店,特式餐廳林立,上年與M先生在這條街,吃過一頓不錯的秘魯菜。

遙望對面有間餐廳,環境看似不錯,寫著Bakehouse,直覺是吃麵包喝咖啡的好地方。

East Avenue Bakehouse,誤打誤撞之下進內,卻摸著肚皮,滿足地離開。

沒有訂位,仍有一張二人檯,我們本來想喝杯咖啡,吃些輕盈一點的小吃,但當我看過店員遞上的餐牌,只有當日的午餐。


而這份三道菜的午餐,主角是燒牛肉Sunday Roast!價錢不貴,18鎊多一個人。

但是在下午四時的狀態之下,實在難以承受午餐之重。友人問可否叫個甜品,加杯飲品,店員示意沒有問題。

美食永遠是魔鬼的誘惑,旁邊的客人,享用的燒牛肉,真的令人垂涎三尺,最後都是把持不住,幾大就幾大,要一份午餐。


餐廳環境簡約自然,光線柔和,白色為主調,牆上的英國,寫著每個月份的當造食材,一目了然。


套餐的頭盤是綠豆茸湯,英國佬始終愛吃青豆,吃炸魚薯條時一定要有它,包括我在內,Mushy peas在炸魚薯條裡面擔當的角色,殊不輕也。香滑而不太膩的綠豆湯,清香的豆味很突出。

另外點了杯法國隆河谷的紅酒,友人只喝橙汁,與昨晚吃Tapas一樣,與我從來沒有飲品只有酒的想法迴異。


燒牛肉兩大塊,舖在大大件的烤薯仔上面,再淋上肉汁,另配約克郡布甸,與及烤蔬菜,正常不過的配搭。

沒有問店員的牛肉出處,相信是用回英國牛,其質素之佳應該沒太多人有異議,瘋牛症早已成為歷史,數年前香港重現英國牛,是不少愛吃牛扒的老饗之心頭好。


嫩滑的燒牛肉,味道濃郁細緻,未必是安格斯的大鳴大放,或者是西班牙老牛的超濃味,應該這樣說,它比較像一名英國紳士,比較有深度。

除了肉汁,芥辣也是吃燒牛肉不可或缺之物,但我始終受不了英國芥辣的刺激,還是法國Dijon對我口味。

配菜如薯仔,外脆內嫩;烤蔬菜仍不失水份,約克郡布甸與肉汁堪稱一流的配搭。友人見我吃得如此滋味,也忍不住試了一點。


甜品才是攞我命,Sticky toffee pudding,濃甜得要命,非常豐厚的質感,做人要有衣食,一鼓作氣吃光。友人的法式多士,與此同時亦上桌,賣相佳,份量亦不欺場。

(呢餐超級early bird dinner,食完真係唔使食宵夜喇,反正去到倫敦都已經係凌晨時份!)摸著肚子,沒好氣地說。

友人見到旁邊的一家人,樂也融融吃燒牛肉,便搭訕起來,他說我們來看球賽,對方看過我身上的衣服,說:(其實我捧利物浦。)


咳咳。

我身穿的是愛華頓作客球衣,並印上朗尼的名字。

臨走之前,有位操美國口音的中年男子走過來,說他前一天也到現場看球賽。我說我們專程由香港飛過來,他說自己是來由紐約,與我們一樣,為了足球而到英國;數天後他南下倫敦,到溫布萊看熱刺對曼城。

(你睇唔睇到下半場朗尼被換出果陣,發晒脾氣?我坐正主看台,後備席後面。)紐約人對我說。

(我實在不太明白大SAM的決定,其實去到尾段,我哋有機會贏。。。)對於昨天差點凱旋而歸,仍有一點點失落,雖然,賽前我覺得打和已經很滿意了。

彼此萍水相逢,互相祝福一聲Hava a nice trip後,紐約人便推門而去,此時餐廳亦準備打佯,我識趣地埋單去也。


沿著Bold Street慢步而行,午後的太陽光在我們的身邊擦過,口裡哼著快樂歌,真的做夢也想不到,他會與我在利物浦同行。

無論最終發展下去的結果是如何,日後當我想起,這兩日一夜的想過看過談過的事,心底裡總是泛起絲絲暖意。

星期天,像見證你和我
沒法愛也是愛吧





East Avenue Bakehouse:112 Bold St, Liverpool L1 4HY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FanPiece 小劇場》 - 辦公室政治犯ep01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