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三十小時:沒有陽光的下午@FIKA FIKA Cafe 文字


人在台北,去咖啡館是指定動作,尤其是今次與兩位氣質文青女生同行。

L:(我邊係,你先係真文青。)

J:(我呢啲係偽文青咋。。。)

文青一詞近年已被廣泛利用,去電影節又可以叫文青,去音樂節又可以叫文青,去flea market又可以叫文青,當然少不了咖啡館,好像要是文青才能喝一口咖啡。

(頂,我呢啲係過氣裝文青嚟咋。)年過四十,還叫真/偽文青?

(四十歲都可以做傑出青年啦。)友人一句秒殺了我。

我們在態芮吃過午飯,下一站,FIKA FIKA Cafe的陽光店。

態芮的主廚何順凱閒談,說到我們午飯後,由此步行到FIKA FIKA新店。

聽罷他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說路途比較遠,加上當日下午微雨撲面,還是坐小黃吧。

位置的確比較隔涉,既不近捷運站,亦與巴士站有段距離,終餐廳坐小黃到咖啡館,需時大約十至十五分鐘。


典型的北歐minimal格調,明亮,簡約的氣氛,在陰暗天氣之下顯得安穩沉實,咖啡館內有不少客人,有些情侶來談情,有些是一個人來打開電腦工作,有些是年長的客人,旨在來喝杯咖啡,像我們慕名而來的外來客,應該沒有吧。

空間感闊落,樓底極高,香港絕少這類咖啡館,土地問題長期困擾著香港幾代人,這是解不開的死結。


自助形式點餐,我先要杯拿鐵。

拉得香滑,面頭的拉花油脂感豐,不記得用上甚麼咖啡豆,只覺得那陣toasty,就算奶的香滑之下也不失其霸氣,一杯到尾祥和沒有負擔。


大家的手機電源,與個人本身的狀態相對,枱下角的USB插頭,成為了我們的救命鐘。

(等部手機叉到八成滿就起程啦。)我提議。


手機要充電,我亦然,再來一杯冰凍Lemonade咖啡,其檸檬的清爽,與咖啡沒有出現違和感,前者為後者增添了活力,輕快,適合炎炎夏日來一杯。

隨便在書架上拿本過期的Monocle翻閱,我對兩位氣質女生說:(呢啲就係大叔的生活品味。)


她們對我從皮袋拿出來的村上春樹著作,似乎更有興趣。

充夠電,是時候離開,但是,怎樣走?

人生路不熟,惟有叫Uber。

FIKA FIKA Cafe(陽光店):台北市陽光街321巷40號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