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關於橙的故事 文字

林平誌於 21/0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大型連鎖店控告舉目無親,年紀老邁兼左眼幾乎失明的老婆婆偷竊印花一事鬧得滿城風雨,讓人關注社會的公義是否傾向權貴,最卑微的一層往往受到欺凌。這事讓我想起一個故事,關於橙的故事,事件中一個老伯幾乎每日夜晚,都會去生果檔偷一個橙,久而久之被老闆發覺,老伯亦坦白承認偷竊。

「買就買,不要像選老婆那樣選我啲橙啊!」深水埗生果檔老闆南哥以一貫的口吻與他的客人溝通,他銷售的橙價廉物美,雖然態度是有點囂張,但因貨真價實而累積不少捧場客。

年屆耄耋,居住深水埗唐樓的陳伯,每日都會經過南哥的生果檔。他細心地觀察着生果檔的橙,卻又從未花錢去買,只是每次望完後,就急步離開。南哥沒有留意這不起眼的老伯,畢竟區內老人不計奇數,他對老人家的態度亦相若,童叟無欺。

陳伯經過多日觀察後,終於知道南哥會在每晚八時收檔,收檔初期不會立時把橙放好,而是簡單的蓋一塊紅布上去,然後就會離開檔口去吃晚餐,大約九時多才會回來收拾,把賣剩的橙再分類(通常都是品質較次的橙),然後才會入箱放進貨車內運走。

看准時機後,陳伯鼓起勇氣,喝一口熱茶壯膽,然後在大約八時半,趁人煙稀少時(生果檔在暗巷,入黑後已經很僻靜),走到生果檔去,輕輕掀開蓋着橙的紅布,然後偷偷取走一個擱在邊緣的橙。

陳伯把橙放在褲袋裡,若無其事地走出暗巷,回到大街,再慢慢走回家。

也許南哥的保安意識的確很低,或者他以為自己的氣勢震懾一切,沒有人敢在老虎頭上釘虱乸,他如常用紅布蓋着橙後就去晚餐。陳伯照辦煮碗的,幾乎每日都會來偷一個橙,一直都順利,而且他亦感恩即使有路人看到他這樣做,也沒有舉報或干涉他。

在一個陳伯繼續出現偷橙的晚上,南哥因胃口不佳而提早回去生果檔,希望收好檔後儘快回家休息。他離遠看到陳伯的身影,看到一個老伯掀開紅布後,小心翼翼地拿一個橙,之後放進衫袋裡,再從容不迫地走出大街。

南哥心想,這個老伯還真的機關算盡,知道他紅布蓋着的還有橙,還知道他會在晚上八時至九時之間離開。但捉賊要拿贓,而且也想看看這老伯是否偷他的橙然後在天光墟擺檔,「這老傢伙還真大膽,南哥的橙也敢偷!」

陳伯繼續着他的偷橙行為,南哥不打草驚蛇,他倒想看看是什麼力量驅使這老伯日日偷橙。他裝着不知情,繼續晚上八時離開生果檔,卻在附近偷偷埋伏,發現老伯偷的橙都是擱在邊緣的,這些橙是被一些不聽話的師奶揀過後遺下的,通常都爛了部分,也打算扔掉,「老伯連偷都偷爛橙,日日偷都沒有學精,還真笨!」南哥對老伯偷爛橙的行為摸不着頭腦。

連續幾日都看到老伯偷橙後,南哥決定跟蹤他,看他把偷來的橙如何處置。南哥很容易就跟到老伯,原來他住在附近的唐樓,還住在六樓,一把年紀的他走完數十級樓梯後已氣來氣喘,他打開門回到家後,只是拉了鐵閘,沒有把木門關上。

南哥就埋伏在他家外,透過鐵閘看到屋內的情況。

「百爺婆,今日生果檔送的橙爛了一半,我把另一半給你吃。」陳伯回到家後,連木門也沒有關上,原來是第一時間把他偷到的橙,給他的老伴享用。

屋內傳來一位婆婆的輕微咳聲,「你要多謝人啊,雖然爛了一半,但現在一個橙都要很多塊錢,而且真的很甜,百爺公你也吃一片。」

「當然甜啦,是我親自餵你吃的啊!」陳伯的謊言甜蜜且老練,哄得臥病在床的老伴一陣微笑。

南哥繼續埋伏,陳伯繼續偷橙。終於有一個晚上,南哥在陳伯偷橙後準備離開時,站在他面前,嚴厲地斥喝着:「老伯,我每個晚上都看到你偷我的橙,你有何解釋!」

陳伯知道紙包不住火後,以手按着臉,然後全身顫抖地站着,無力地從衫袋裡淘出那個爛了一半的橙,道:「你是老闆南哥吧?我偷了你二十個橙,但我沒有錢還,如果我要坐監的話,百爺婆就沒有人照顧了,可否給我一次機會。」

語畢,陳伯顯得愈來愈着急,失去了他哄老婆吃橙時的機智及幽默,而且看見南哥凶悍的樣子,不知怎地老淚縱橫,雙腳更愈來愈抖動得厲害。

南哥撐起腰,保持着氣焰的姿態,卻沒有任何行動。

陳伯勉強走前去,把橙遞給南哥,並說:「只要不拉我去坐監,你要我怎樣都可以,不如我跪你,你看在我一把年紀份上,不要追究好嗎?」

話剛說完,雙腳顫抖的陳伯竟真的想跪下來,但他只是稍微蹲下身子,就被南哥雙手捉着他的雙臀,把他扶了起來,並喝斥道:「你這老伯,想我下半生折福折壽嗎,你這樣大年紀竟然要跪我,老人痴呆了嗎?」

陳伯被扶起後不知所措,他的淚仍在不停流下,不知怎地不受控制,若果在百爺婆面前出醜,他肯定不想活了。

「喂,你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你把我的爛橙給人吃,萬一吃壞人了,豈不敗壞我的名聲?」南哥仍不放下身段,語氣仍具霸氣。

「我,我叫陳伯,我把橙,把橙。」陳伯嗚咽着,突然口吃說出不話來。

南哥從褲袋裡拿了一疊紙,一手攤開陳伯的手掌,把紙放在他的掌心。

「你聽好,我不容許別人吃我的爛橙,由明天開始,你每次拿一張印花來換一個橙,我會叫伙計為你揀一個又大又甜的。印花用完了再問我取,聽到沒有!」南哥一口氣地說了一堆話,然後從另一個褲袋裡淘出一個橙,再次強行交到陳伯手裡。

「今晚吃這個吧,南哥絕對不准別人吃爛橙!」南哥說完話後,不再看陳伯一眼,轉身就離開了。

陳伯拿着那個大橙,看着逐漸遠離的南哥那魁梧的身影,心想到百爺婆終於可以吃一整個甜橙後,心裡湧來一陣甜。
標籤:   印花  偷竊  
【球迷世界 X Futbol Trend 睇波之夜 — 曼車大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