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浪漫不是罪名 文字

林平誌於 30/06/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談起王傑,大概會連繫到不浪漫罪名。沒有花,這刹那被破壞嗎?曾經很多次被人這樣追問,原來我由談戀愛至今,都還沒有向一個女孩子送花(不計那些免費的一枝花)。今日不停聽着王傑的歌,有很多回憶都在歌聲縈迴着全屋時喚起的,把王傑的歌變成浪漫的代名詞,從來都這樣認為,能夠把王傑的歌動聽地唱給喜歡的女孩聽,那已經是很浪漫的事。

唱王傑的歌當然不容易,他大概是香港少有的難以模仿其唱腔的歌手,即使勉強在聲音上相似,但表達感情上,一定做不到。記得王傑的歌是許多我這輩男子的挑戰,中六的時候,學校的歌唱比賽中,就有一個男生唱王傑的歌。他唱得入神且細膩,很記得那時候,全場同學為他站起來拍掌,誇張一點說,部分女生的眼睛早已變成了心形。

那男生當時已是學校的風頭躉,長得高,做事夠出位,打籃球能夠一個過三個之後輕鬆上籃。他演唱的王傑歌曲是《愛不起》,在那個時候算是新歌,2002年6月才發行的。那首歌最難唱的是副歌中的「Wow~」,這個「Wow~」不和一般歌曲的「Wow~」,若果「Wow~」得不夠王傑,就會變了王柒(當時某些不喜歡那男生的人暗地裡說的)。

既然他唱歌時可以令女同學心心眼,最後當然不會成為王柒了,依稀記得是拿了冠軍還是亞軍,總之一定是整個比賽讓人最深印象的一個。我這個隱形人都記得這一幕,十一年了呢,不知道那個風頭躉現在怎麼了。

突然想起王傑,早前有關他退休的消息的確衝擊了我。聽《不浪漫罪名》十多年的我,也曾經出動過浪漫攻勢去追求女孩子。但看着他MV裡的造型,總覺得若果我能夠像他那樣瀟灑,最漂亮的女孩都走不出我五指山。幸好,我的不如還算是個不錯的終身伴侶,我注定當不了浪子。

看《愛不起》的MV,片中的女主角有點眼熟。再細心多看數次,才認得她是蔣雅文,長得很漂亮,但在香港星運一般,後來轉到台灣發展並定居的香港女子組合前成員。王傑九九年復出後,是屬於英皇旗下的,那時候大概是公司安排蔣雅文去拍攝這個MV。現在看回,往事如煙。

特意再燒錄一隻王傑的CD,待我駕車時可以慢慢聽他的歌。王傑是個很不簡單的歌手,他從來不是平步青雲的,看到他的背景時已由心敬佩起來,曾經有一段日子,他與小女兒在台灣相依為命,兩父女連三餐都成問題,但小女兒很乖很孝順地與爸爸分享雞蛋。

與其他大紅大紫的巨星不同,王傑的歌獨特性甚高,多年來甚少人翻唱他的歌。也許擔心和原唱者相差太遠,或者可以說,他的歌只有他才唱出味道,是夾雜了淒酸的人生經歷,才能表達出那份滄海桑田。

放假在家與小女兒獨處了一天,偷偷地瞞着不如,播放着王傑的歌哄她睡。小女兒哭了很多次,但每次聽到《不浪漫罪名》,她都會安靜地望着我,仿似感謝我讓她聽這歌那樣。
標籤: 王傑  不浪漫罪名  滄桑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