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暖男

林平誌於 15/0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去英國前的一個星期,聽了陳綺貞的《下星期去英國》,然後首次踏足倫敦,期望帶回許多故事。在寫故事前,首先要克服的,是倫敦古怪而令人懊惱的冬天。在當地停留了大約一個星期已有結論,就是冬天的倫敦不適合熱帶或溫帶動物(包括人類)居住。除非像不如的表姐那樣,有一個會說廣東話的倫敦暖男J,在寒冷的時候牽着她手,在攝氏只有三度的婚禮那天,脫下西裝外套披在只穿婚紗的新娘子背上,那麼樣,春夏秋冬都能喝一杯溫暖的Latte。

之所以可以去倫敦,是依着不如去參加她表姐的婚禮,主角不是倫敦,也不是首次衝出亞洲的我,而是表姐(其實她比我年輕)的英國故事。不是陳綺貞那首歌,是倫敦的他帶給她的一生承諾。

他們帶我們遊倫敦,參與了倫敦眼下放煙花的新年倒數活動。在地球另一端迎接2018,煙火在摩天輪中間及四周發射,震撼數以十萬人。在這之前,我們卻要在人群中擠出一條生路,身形單薄的我一直被群眾迫了出去,只能勉強捉着不如。表姐兩人就始終如一,高大的J一直護着她,還能夠在人群中多次尋回我和不如那對迷途小鴨子。

倫敦的冬天有點像Beyond的《喜歡你》,只是僅限於「細雨帶風濕透黃昏的街道」,冬天的氣溫已在攝氏五度以下,但每天還會送給大家足夠的雨水,時細時大的寒風。黃昏出現在下午四時前,說她淒美,卻又過於冰冷;說她浪漫,卻又過於短暫。

要一個在香港生活二十多年的女生,毅然放低香港的習慣和氣候,堅定不疑地下嫁及定居倫敦,背後的力量要多強大。每年的冬天都是那樣嚴寒,黃昏的街道總被雨水濕透,即使我們冷得顫抖,她仍很快樂的「片刻歡笑掛在臉上」,背後的力量,當然是時刻與她挽手的J。

他們總是牽着手走在最前帶路,在刺骨的空氣裡,仍然會赤手十指緊扣。對比之下,怕冷的不如早就把手插於衫袋中,記得在倫敦的日子裡,我拖她手的時間合共不多於半小時。我亦穿着手套,只能與不如並肩而行,感受不到歐洲古都的浪漫。

有人說,在歐洲生活慣了,就會慢慢學懂冬天帶雨的奇怪氣候,但表姐只生活了兩年,卻好像已很適應這樣的環境,每當我們說冷時,她總是從容地說「都唔係好凍啫」,可能我們的體感溫度是一度,她與J在一起的溫度總比我們高。

在倫敦走了大英博物館,亦去了劍橋大學坐船遊康河。英國的冬天的確令美景扣了分,但康河是美,划船的大學生向我們講解了徐志摩的事,原以為他會學懂用廣東話念一次《再別康橋》,他卻說徐志摩有很多個老婆,是個靠寫詩吸女的花花公子。

再美的景亦只是過眼雲煙,浪漫的婚禮卻歷歷在目。那天只有攝氏三度,穿起婚紗的表姐走到教堂外的草地與親朋拍照,常說新娘子是地球上最耐寒的人類,那天的確感受到表姐那份毅力,幸好藍天白雲小教堂,湖中尚有白天鵝。在這樣美景下留影,再冷也要堅持,而穿起禮服的J當然官仔骨骨,他們從頭到尾都是主角。

抵抗大半小時的戶外拍照後,表姐仍舊只穿婚紗離開。她雖然沒有顫抖,但看着她的每一個人都代她寒冷。她轉身邁步離開,原本亦穿得相當單薄的J突然脫下西裝外套,慢慢地披在表姐的肩膀上。

那西裝外套的保暖功能不大,但看着J只穿一件白色恤衫,與表姐並肩走着。我終於明白到,倫敦再冷,亦不敵這個會說廣東話的暖男。
標籤: 倫敦  暖男  嫁外地  
《FanPiece 小劇場》 - 辦公室政治犯ep01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