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碗豬腸車仔麵

林平誌 於 28/03/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看着她純熟地拿起剪刀,筷子夾起一條讓滷水汁浸泡得呈現深啡色的豬腸,手法凌厲地一下接一下,把蜿蜒數十厘米的豬腸,剪成不規則的碎件,散落在黑色湯碗盛載着的米粉上。豬腸要處理得恰到好處,沒有那種內臟的異味,甚至令漂亮斯文的女人,亦要放下女神的身段,坐下來夾一口豬腸一口麵,大快朵頤,殊不容易。

對食物的想法不多,只要能夠讓我放進口咀嚼,而又令我心滿意足,想一再嚐試的,就是值得推介的美食。車仔麵有着那種滄桑而貌不驚人的姿態,甚少能登大雅之堂,總是在隱蔽的小店中,淡淡地讓不同階層的人在品評着。這邊廂辦公室女郎食完了一碗,那邊廂就有地盤佬用同一個碗來吃,流轉得快,味道亦可傳承。

車仔麵最常配搭的食材,不限於魚旦蘿蔔,更精華的是內臟,各式各樣的內臟,除了豬紅及雞子以外,我的確鍾情於內臟,尤其是配搭車仔麵的內臟。我對豬紅有一份恐懼感,即使這店的豬紅做得出神入化,始終我也不敢放進口中,因為聯想到那是一盤盤的豬紅加工凝固而成,我就不想當一個嗜血的人,不想飲血,也不想咬血。

這些內臟當中,最喜歡的是雞腎,咬口豐富而味道踏實,相信很多人也有同感。而僅次於它的,要數豬腸,有人會細分豬大腸或粉腸,我則認為豬腸的美味不在於大或小,是在於那份驅走異味的功架。

眾所周知,要處理好豬腸絕不簡單,單用水是不可能清洗乾淨,最起碼要重複用澱粉搓揉,將腸中的殘餘物及異味迫走,若一直都不能成事,也只好將這段腸放棄,另覓他腸。自問是個懂得煮食的人,卻從未處理過豬腸,那是最高層次的烹飪,不再於其價值,而是願意全程投入去與豬腸較勁的心機。

我吃的豬腸軟滑得來有咬口,味道適中,入口更帶點甜味,融合滷水汁的精華,每一口都很值回味。最喜歡吃一口豬腸後,再吃一口米粉,為的不是要沖走豬腸那份有點霸道的味,反而是讓米粉沾上豬腸那份獨特的香味,在口腔裡一再縈迴。

小店的車仔麵很受歡迎,老闆的招待極貼心,他會在座位有限的店面詢問每一個堂食的客人,若果要坐下來的,他會用筷子放在桌上為客人霸位,雖然點餐是自助的,但很多時候,老闆都會親自把熱騰騰的車仔麵端到你的座位,讓你安心食麵。

車仔麵流轉快,回頭的食客亦很多,很記得有一次,一位穿着整齊套裝的年輕女生走進店後,叫了麵之後準備付款時,才發覺身上只有八達通,沒有現金。此時老闆不但沒有沒收的她麵再贈她一記「黑面」,而是微笑地說「食咗先,下次嚟先畀俾錢。」這舉動並不令人特別感動,只是我認為,女生吃這碗車仔麵時,一定覺得味道比以往的更美味。

時而世易,年代巨輪正將小店逐漸吞噬,要吃一碗有味道有記憶的車仔麵,比起十年前困難。要吃一碗有豬腸有雞腎,而且美味得來令人一再回味的車仔麵,我想再過十年後就不復見。
標籤: 車仔麵  豬腸  小店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