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行

林平誌於 09/1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去旅行可以不只吃、喝、玩、樂,若果可以的話,應該閉上眼睛,用手觸摸世界的溫度,用耳朵聆聽世界的聲音。

日前訪問中接觸到一個盲人,想起之前《暗中旅行》這個節目,留意黃心美這個女生,看着她與李軒到台灣旅行,重遊十年來一直生活的舊地。這一次的感受,除了內心對李軒那種憐憫(一開頭的想法),還有就是與舊情人忘了忘不了的糾結,令她很多次都流出黃豆般大的淚水。與其說是戲劇效果,我選擇相信那是內心的感受。

李軒是個只剩下不足一成視力的視障人士,暗中旅行的意思,也就是與一個只能在黑暗中摸索的人一起旅行,頭一個系列的「暗」,就是李軒。

從外表上看,他就是個打扮時髦的時下年輕男兒,沒有超厚的墨鏡,也不用導盲犬和盲人拐杖。黃心美看到他,就是打從心裡覺得他可憐,他笑着說沒什麼,她卻哭了。

感受最深的是李軒挑戰買衫任務,他看不到顏色和款式,觸摸得到的只是衣服的質地,嗅到的也許是新衣服那份獨有的氣味,但不能看着鏡子試穿衣服,不能自行判斷那樣穿着是否合襯,只能百分百信任店員推薦。

台灣的店員耐心地替他選衣服,細心講解那是什麼款式,售價是多少,配襯後的效果怎麼樣,也會問他喜歡什麼顏色和款式,讓李軒感覺良好,最後很開懷地買了一件外套。

若果換作香港,在沒有鏡頭的情況下,李軒會不會只是得到一句「隨便睇隨便揀,睇啱咗可以幫你架喎?」然後店員就忙着招呼內地豪客,帶李軒到一個角落裡,讓他自己獨個兒面對黑暗,可能還會聽到「唔買就過主啦!」之類的冷言冷語。或者換個角度,店員為了要他買衣物,不理會那款式是否適合李軒穿着,言之鑿鑿地說「件衫好襯你,信我啦,你着咗勁靚仔!」然後就收他的錢,送他出店外。

當然,那是我不安好心的想法。相信香港的服務質素一定不會這樣,對於視障人士,也不會有歧視,頂多只是部分人不耐煩而已。

一位駕車的朋友曾與我分享一個經歷,讓我感受很深。那是個夜閒人靜的晚上,當他駕車到一個單線行車的斑馬線過路處時(不是紅綠燈),有一個盲人持着拐杖緩慢地橫過斑馬線,他用拐杖指着前方的路面探路,一步一步地移動着。

我的朋友離遠看到他已把車子煞停,還把車頭燈關掉,讓他慢慢而安全地橫過斑馬線(行人有絕對優先權使用斑馬線),後來有數架車輛駛至,看到我朋友的車停在斑馬線前熄了燈,尾隨的第一架車二話不說就響了一下咹,那聲音在寧靜的夜晚特別刺耳,相信對聽覺特別靈敏的盲人來說,響咹聲更加刺耳。

朋友意會到後車已到,他立時亮起死火燈,示意前方有事需要停車(可能熄燈不對,引起了誤會)。此刻,尾隨的司機更接二連三地不停響咹,有人還刻意長按着不放,那些咹聲比起火車笛聲更嘈吵。我的朋友只能無奈地關上車窗,開了音樂,待盲人安全地橫過馬路後,才重新亮起車燈,熄掉死火燈,慢慢發動車輛。

而那個盲人橫過馬路後停下了腳步,不知道那些特別刺耳的咹聲,是對他的一種打擊,還是已習慣了那種對待。

每個人看到視障或盲人的感覺都不同,像黃心美一開頭看到李軒笑,她內心卻很難受,反要李軒哄她笑,後來他們打成一片,最後大家都笑得開懷,還能成為朋友(我相信)。

日前親身接觸過盲人,他拿着盲人杖,總是微笑地對我說走路時要留意盲人磚,很多磚都為盲人帶來陷阱。電話訪問盲人也有數次,每次留言給他,他都會回覆我的電話,而且很開懷(喜歡在這篇用這個詞語)地向我說很多很多話。

喜歡李軒這個音樂人,他的才華不受制於視力,能夠看到開闊的世界,可以讓看他的人鼻酸酸,聽他的音樂時眼紅紅。

註:畫面攝自ViuTV,若想聽李軒的音樂,可到以下網址

http://www.vtv.com.hk/host.php?host_id=1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N9FYQEbqwI

支持寫字人,欲看更多生活文章,請讚好:https://www.facebook.com/lampingchi
標籤: 暗行  李軒  盲人  
《繼續吹》某日某月 - 湯怡同大地雞同鴨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