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林平誌於 04/12/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這張椅,手工細膩,木紋分明,我用手輕輕摸一下它,有着一份木製的質感。那是在一次吃午餐時拍攝的,它就放在我面前。在面壁的高身吧枱上,椅子放在小盆栽旁,獨特且的骰,能夠坐在它上面的人,或者是蟻俠,或者要借用多啦A夢或外星毛查查的法寶,把原本細小的自己再放細一點,坐在上面,看看這個世界的宏大。

關於椅的想法,我最懷念的是外婆那張藤製搖椅,以前夏天,她總是悠閒地坐在搖椅上,手持一把葵扇,上搖一下椅,下撥兩下扇,享受那份仲夏的光景。那種光景,已經不可能再見了,因為她在三年前已離開人世,那種片段,只藏在回憶裡。

有一次在大埔寶湖街市裡,看到一間售賣藤器的小店,店內擺放數張藤椅,但已經很難找到外婆那張像搖搖木馬那種藤製搖椅,也許時代不容許這種藤椅留下,取而代之的是集聽音樂與按摩於一身的按摩椅。它們製造時也許會參考藤椅的外型,但能不能夠留下像藤椅那份回憶,至少我還未曾找到。


香港人與椅的聯繫,大概最多的是座椅,公共交通工具上的座椅。還記得對上一次,安安樂樂地坐在港鐵座椅上搭完整個旅程是何年何月嗎?也許許多八十後和九十後都搖頭說,沒有這個時刻。其一是搭港鐵有座位坐只比去月球找光滑的表面稍為容易,其二是即使有座位也寧願企,除了享受企那種浪漫之外,更多人的想法是,不想坐完又起,甚或受制於讓座與不讓座的眼神交纏當中。

公眾地方的長椅設計五花八門,但長椅的功能被聰明的當權者沒收了一部分。許多公園內的長椅,也有鐵製扶手置於椅上,有的分兩格,有的分三格,井然有序,想躺在椅上仰望天空嗎?旅客不能;露宿者,更不能。

我們的城市美輪美奐,各式各樣的椅子,蘊藏着一段段異乎尋常的故事。

支持寫字人,欲看更多生活文章,請讚好:https://www.facebook.com/lampingchi

標籤:   座椅  故事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