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圓

林平誌 於 06/09/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看到這張色彩繽紛的相片,很想吃一塊芋圓。那是一對年輕情侶的信物,一對異地戀人譜出的戀曲,像芋圓那樣,甜而不膩。

很多人都說異地戀(Long D)較難開花結果,伴侶無法長時間留在彼此身邊。她快樂的時候,不能在身旁陪她笑;他失落時,不能立即親他的口。有人會喜歡在視像前說很多情話,有時說得她都想哭了,她的想法很簡單,「我淨係想攬住你」,但戀人卻遙不可及。

有時候,情人之間最簡單的拖手,到海濱散步,看似容易,對Long D們來說,也是這麼近,那麼遠。生活在同一個城市或社區的情侶,可以日見夜見,可以故意製造驚喜,也可以想吻他或擁抱他的時候,打個電話或者發個WhatsApp,就能夠讓他出現。

有一個朋友,是個漂亮女生(宅男如我堅持寫很多漂亮女生的故事),總喜歡嘻哈大笑,樂觀快樂,而且很受男生歡迎,在香港拍拖很多年,然後突然間,他變心了,即使能夠日見夜見。可能也因為日見夜見,他改變了。

那一年她辭掉工作,出走到一個很遠的地方,搭直航機也要十個小時。然後她就在那邊,開展新生活。暫時告別愛情,就那樣看着蕃茄和薯仔傻笑,笑它們明明風馬牛不相及(一個埋在泥裡,一個掛在樹上),卻又很喜歡同場出現。

有時候吃薯條,沒有了蕃茄汁,薯條會黯然失色。

不知道是不是蕃茄和薯仔結緣,她認識了一個來自台灣的男生。後來兩個異地來的人,譜出了異地戀,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一起摘蕃茄,把熟透的蕃茄偷偷地塞進對方口裡,然後看着異地開闊的日落,相視而笑。

過了一段日子,她的工作期限到了,孤身回到香港。而那個台灣的他,還留在異地裡,繼續他的學業。就是那樣,一下子日見夜見的異地戀人,變了十萬八千里的Long D。
他們的愛情故事,我當然只從很表面的途徑無意中留意到(Facebook貼相之類),還知道男生近年也完成學業,回到台灣。Long D的距離也一下子縮短了很多,可以說是「Relatively short D」,飛航距離也由十小時縮短至不到兩小時。

她能夠較容易見到他,任性的時候,大不了買張機票,要他騎架機車到機場接她。不過,我表面觀察到的,她並不那麼任性,他們相見的次數,也沒有如某同事吃譚仔般頻密。每一次見面,都珍而重之的(我認為是這樣)。

我的想法是,Long D變成「Relatively short D」後,愛情會比較容易掌握。嫁到台灣的時候,盤算邀請親戚和朋友去飲喜酒時,也會相對容易和願意,然後台灣mix香港,可能還能生一個混血寶寶(至少比起柴灣mix元朗有說服力得多)。

那天無意間看到一張相片,還有一段文字,感受到那種Long D情人之間的獨特,那些日見夜見的情侶,才不會有這種浪漫而不經意的驚喜。

***

「上月的元宵節前夕,收到速遞電話,說有一個台灣包裏送到,腦袋頓時出現很多問號,速遞小姐怕我退掉包裹,就問是不是有人要給我驚喜,才想到的確有人很會做這種事....
謝謝有人知道我喜歡吃芋圓,靜靜地在準備」

***

註:芋圓是一道著名的台灣傳統甜點。以芋頭蒸熟後壓成泥,加上地瓜粉及水拌勻成糰,搓揉成長條形再切成小塊,放入沸水中煮至浮起撈出即成芋圓。(來自維基百科)

‧相片已得到她同意發布

更多生活文章,請讚好:https://www.facebook.com/lampingchi

標籤: 芋圓  Long D  林平誌  
《繼續吹》某日某月 - 湯怡同大地雞同鴨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