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叔與他的雞蛋仔(一) 文字

林平誌於 08/01/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容記木廠裡,一個熟悉的身影正蹲着,聚精會神地從一批回收木材裡揀選合適的木塊。

「陳叔,今個月第二次被人充公了,你還有心機再整嗎?」木廠老闆容伯語重心長地說,看着陳叔逐漸老邁的身軀,就像木廠破舊的天花板那樣,處處顯現歲月洗禮的痕跡。

「沒相干、沒相干,多得老容你願意免費送我木板,再造一架木頭車,又有何難?」陳叔抬起頭來看着容伯,面帶笑容地回應他的提問。

陳叔挑了數塊木板,放上他的手推車,推着車子,徐徐地離開木廠。

***

「這次我重頭面對 過去和以後」

街角播放着王菲一九九三年出台的廣東歌《執迷不悔》,歌聲從一部便攜式音樂播放器中發出,音樂聲不大,只有站在播放器旁的人才能聽見。在音樂與歌聲之間,間歇性響起鐵器開合的聲音。

「陳叔,我要一底雞蛋仔!」中午時份,一名穿着校服的中學生,大聲地向陳叔說要買雞蛋仔。

陳叔將蛋槳倒入蜂巢狀鐵製模具上,黃色的液體慢慢在模具上流動着,待它們填滿每一個空間後,陳叔就將模具合上,放在一個炭火爐上烤。中學生一邊等着,一邊聽着陳叔帶來的播放器播出的音樂。

「這首歌我爸也常播,你可以告訴我是誰唱的嗎?」中學生忍不住向陳叔提問。

陳叔一邊處理雞蛋仔,微笑地對中學生說:「你這小子也挺有眼光,這歌是王菲的名曲之一,叫《執迷不悔》。」

中學生聽着熟悉的粵語歌詞,沉醉在音樂聲當中。他看看頭髮斑白,只穿着一件單薄汗衣的雞蛋仔小販陳叔,又提出一些問題。

他問陳叔這歌和他售賣雞蛋仔是否有關,例如是否靠雞蛋仔來追女孩,甚至與老婆一起打拼了半個世紀。

陳叔看着這個問題少年,心中湧起很多回憶。他說雞蛋仔檔是七十年代開始經營,那時候生活困苦,自己沒有一技之長,一個開雜貨店的朋友教他售賣雞蛋仔,由製造木頭車,買炭爐,到調配蛋漿,都一一教會他。

開始時,陳叔就在雜貨店旁開業,雞蛋由雜貨店供應,大多是老闆不想浪費的破裂雞蛋,這門生意令雜貨店客似雲來,「很多來買餸的師奶,買雞蛋之餘亦買雞蛋仔,我和雜貨店的生意可謂相輔相成。」

相對穩定的雞蛋仔檔經營了二十年,陳叔一心一意地鑽研雞蛋仔,加入不同配方令其變得更美味,結果二十年過去,沒有遇到一個心儀的女孩,或者說是沒有時間去追女孩。驀然回首,陳叔已經步向不惑之年了。

九十年代開始,陳叔推着木頭車,過着無牌流動小販的生涯。

他未有如其他小販那樣轉用電爐或石油氣,繼續使用炭火烤雞蛋仔,這是他的一種堅持,「我太太說這是固執,而且無藥可救。」

聽到陳叔提到太太,中學生立時打斷陳叔的話,「我還以為你終身不娶,那你太太應該曾與你度過一起推車的日子吧?」

「那年,我記得是一九九○年,我在堅尼地城山市街擺賣,她來光顧。」陳叔想到初遇太太的事,嘴角流露甜蜜的笑容。

陳太喜歡陳叔炭火烤製的雞蛋仔,更喜歡他特別為她加入的椰絲配方,「她說那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雞蛋仔,『齒頰留絲』。」

那一年,陳叔已經四十五歲。

中學生一邊聽着悅耳的廣東歌,一邊聽着陳叔說雞蛋仔的故事,看着就快完成的一底雞蛋仔,已經想好了今個長假期人物記事的題目。

他付了八元予陳叔,接過他那底以炭火烤製,熱騰騰的雞蛋仔,準備一口咬下去。

突然之間,街角傳來一陣響亮的叫喊聲:「走鬼啊!快走!」

原來其他小販驚聞小販管理隊來到,高聲呼喊着,聲線之大就連住在十樓的居民都能聽到。中學生立時離開陳叔的木頭車範圍,並示意陳叔快跑,他會想辦法阻止執法人員。

待續...
標籤: 雞蛋仔  小販  陳叔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