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叔與他的雞蛋仔 (三)

林平誌 於 12/01/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我覺得陳叔一定是在等一個人,一定是這樣!」一名女學生搶着說,她吃了一口中學生在陳叔被檢控前買的雞蛋仔。

中學生若有所思地看着雞蛋仔,想到陳叔被沒收一切後,獨自拿着音樂播放器離開的背影,心裡有一種酸溜溜的感覺。他很希望了解更多陳叔的過去,光顧過陳叔兩次,頭一次吃到人生第一底炭火烤製的雞蛋仔,知道小販叫陳叔。

第二次光顧,開始接觸陳叔的故事,只是始料不及遇上小販管理隊,陳叔因炭爐的關係而沒有選擇逃走,眼巴巴地看着執法者充公他的一切。

中學生繼續吃着這底珍貴的雞蛋仔,咬到中間的部分,原來還有陳叔提及的椰絲,是他為太太配製的特別口味,椰絲溶入蛋漿當中,味道出奇地搭配,而且一口咬下去還有一絲絲白色細線留在嘴巴與雞蛋仔之間,如藕斷絲連般,有一種愛情的感覺。

「陳叔的雞蛋仔,想必令他太太畢生難忘。」中學生十分享受這底雞蛋仔,他決定去尋找陳叔的下落,進一步了解他的故事。

***
容記木廠的後巷裡,傳來斷斷續續的鋸木聲,陳叔正埋首製作木頭車,是這個月的第三架。

容伯看着他汗流浹背地鋸木,主動走過去協助,「陳叔啊陳叔,你又不是等錢開飯,何必這樣與自己作對呢?」

陳叔微笑了一下,將釘子敲進一塊木板裡。

「我賣了四十多年雞蛋仔,若果不賣,會覺得自己很容易死去。」陳叔一邊釘着木頭一邊說着,用右手手臂抹一下額頭的汗水。

容伯也拿來工具,身為木匠的他很理解陳叔的心態,若果要他放棄木廠無所事事,自己也可能很快死去。

「不過,為什麼不租一個小舖位,那就不用那麼作賤自己喇?」容伯始終不明白,陳叔有一定積蓄,但卻一直堅持做無牌小販。

陳叔笑而不語,只是感激容伯這個老朋友,免費贈板之餘,更落手落腳協助他釘製木頭車。

兩個年過六旬的男人合力打造的木頭車,在大約兩個小時後就完成了,陳叔把木頭車推到後巷一角,用帆布覆蓋着,離開了木廠。

他走進夜冷店去買模具,李老闆對他再一次來到沒有太大驚喜,甚至有點佩服他的毅力,或者說是傻徑。

「我把這個模具送給你,希望它可以炮製到一百底雞蛋仔吧!」陳叔帶着笑容感謝李老闆的送贈,告別夜冷店後,他就回家去。

陳叔住在堅尼地城一個私人住宅單位,面積約有四百平方呎,雖不算大,但一個人居住,舒適有餘。

他看着牆壁上的掛鐘,原來才是下午五時半,他平時會擺賣至黃昏七時收檔。今次即使去了再造木頭車及重購模具,回到家的時間卻比平時早,令他有點兒不習慣。

他坐在沙發上,把音樂播放器放在茶几上,再次按下播放鍵。

「這次我重頭面對 過去和以後」
「人如何自欺 再不管這對否」

再次播放《執迷不悔》,陳叔聽着音樂,沒有跟着歌詞哼唱,而是眼神空洞地看着掛在牆壁的照片,然後閉起雙眼,讓身體放鬆下來,歇息一會。

待續...

圖片取自互聯網
標籤: 雞蛋仔  木頭車  炭燒  
《繼續吹》某日某月 - 湯怡同大地雞同鴨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