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叔與他的雞蛋仔(二)

林平誌 於 10/01/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不消三十秒,賣衣服和手機殼的小販推着木頭車飛快地經過陳叔的攤擋,穿着白色制服的小販管理隊則窮追着,如電影場景中的那樣,中學生呆若木雞地看着,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然而,陳叔沒有推動他的木頭車,而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兩個小販管理隊員來到陳叔身邊,伸出手來示意不准陳叔離開。

陳叔無奈地看着二人,坦白地說:「我沒打算走,這木頭車裡有炭爐,還有燃着的木炭,走或會令炭掉下來。」
其中一名是小販管理主任全哥,他說:「你不就是陳叔嗎?上星期才檢控過你,明明已充公所有工具,你這麼快又可以重新擺擋了?」

「我幸慶有很多老朋友幫我,你們今次可以只罰款,不沒收我的生財工具嗎?」陳叔嘗試請求執法者,但他知道成數不大。

「新上司上場後,就要求我們加強執法,不准任何非法擺賣在街上出現,特別是售賣熟食的。」另一名小販管理隊隊員說,他不認識陳叔,解釋了執法的指引。

陳叔點點頭,他將一瓶蒸餾水倒進炭爐,水與燃燒着的木炭接觸時發出「吱吱」的聲音,然後一股黑煙冒出,在木頭車、陳叔、小販管理隊員及中學生面前,添上一層薄薄的雲霧。
「喂,你幹甚麼!」剛才向陳叔解釋執法指引的小販管理隊隊員看到陳叔的舉動突然激動起來,他用食指指向陳叔的臉,警告他不要輕舉妄動。

站在一旁的小販管理主任全哥就按着他的手,要他冷靜下來。

「我把火淋熄,好讓你們安全地把木頭車搬走。」陳叔以有點習慣的口吻說,之後他站到中學生身邊,雙手放在背後,神情肅穆地站着。

更多執法者來到,還來了一架貨車,有人把木頭車推上貨車,有人就把盛着蛋漿的器皿拿走,還有那個蜂巢狀模具,甚至剛才用來淋熄炭火,只剩餘半瓶的蒸餾水。

首先接觸陳叔的全哥向他發了一張告票,並把告票遞給他,湊到他耳邊輕聲說:「交過這次罰款後,請你先行休息一至兩個月吧。我的上司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下令加強掃蕩,堅持要做到街上零小販,而你的事已令他深感憤怒,我曾請求叫他放過你,但他將我痛罵,更揚言要親自檢控你。所以,陳叔,你好自為之吧。」

陳叔向全哥苦笑一下,接過告票,木無表情地看着多名小販管理隊執法人員,帶走他的所有並離開街角。

可幸的是,播放着《執迷不悔》的音樂播放器,依然留在原地。

「今天且忍心笑笑乾杯可知一天我會蕩回」
「你縱會說已早改變獨自夢下去都不悔」

最後四句歌詞播完,陳叔蹲下身來,關掉播放器,用右手拿起,告別了身旁觀察了整件事情的中學生。

待續...
標籤: 陳叔  雞蛋仔  走鬼  
《繼續吹》某日某月 - 湯怡同大地雞同鴨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