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歲,我和朋友在西藏。(上) 文字

Charis Hung-Life於 20/09/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從西藏回來了個多星期,仍然覺得那段日子像一個真實的夢多於現實。
說是那段,也不過是去了一個星期。
但那一星期,我卻覺得很久很久。
時間真是一件微妙的事情。
戀人相見一天仍嫌短暫,放工遲了一分鐘卻已恨不得奪門而出。

說起來,為什麼我會有想去西藏的念頭呢?
我從來沒有和任何人說過這事。
因為太無稽,我都有點不好意思說。
但最近認識了佛教的因果和共業,又覺得沒甚麼大不了。
世事就是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呀。

話說那年佔領,不是有個叫「香蕉奶」的人嗎?
他被群眾批鬥得很狠啊,是否咎由自取,我沒有興趣評論。
總之那時候他潛水了好一陣子,後來就發了一個status,說他人正在西藏,望著廣闊的星空。
就這樣,當時我感覺到了西藏的呼喚。
那一夜,我有強烈的慾望想要到西藏一趟。
並且第二天醒來,感覺竟然還沒有消失。

如果有些事情,在夜裡你很有衝勁去做,而第二早清醒以後,還是沒有改變主意。那麼你該明白,那件事非做不可。

雖然如此,由2014到2017,那感覺還是曾經由強烈轉為可有可無。
人就是這樣的一種生物呀,要不立即去做,要不熱情就會慢慢淡卻,成了過一天就一天的狀態。
畢竟做甚麼,不做甚麼,我們都不會爆炸,日子就是會那麼安然地過去。

有一次幾乎放棄啊,和另一個伙伴都準備好縮沙,始終西藏呀,好遙遠啊,而且還有高山症這嚇人的事。
沒想到另一個同伴甫坐下不久就說:「去!點解唔去?我啱啱都有個朋友去完。」於是我們又覺得,對呀,為什麼不去呢?是可行的呢!

於是,終於成行了啊。

回來後,很多人都問我怎樣。
我都回答:「非常的漂亮啊!大大的藍天,很多延綿的山,一座又一座,很美麗。是值得一生人至少去一次的景點。不過因為缺氧,頭非常的痛。」
就這樣啊,沒有更多了。

同伴和我說有一日她和曾經去過西藏的同事聊天。
「對於未來工作前景有啲迷惘。」
「你去完西藏無好啲咩?」
我一臉狐疑。
她激動地說:「我當時個表情就好似你咁!!!完全黑人問號!!!佢話去完西藏無令你個心清楚啲,睇嘢清楚啲,知道自己真正需要啲咩?」

的確,聽聞很多人在旅程發現更多的自己,洗滌了心靈。
我不經常去旅行,但也曾去了好幾個地方,我從來沒有因為到了異國走一趟,整個人就煥然一新。
沒有啊,真的從來沒有過。
(當然,你也可以說因為我停留得短吧。不過一旦長起來,其實也說不清是因為異國改變了你,還是時間吧。)

所以西藏雖然是個神秘的國度,但我並沒有遇見神秘的事。
我還是去西藏之前的那個我啊。

我和朋友共四人一同起行到西藏。
因為包了車,所以交通、景點甚麼的完全沒有問題。
我不太能想像沒有包車的那些人怎麼遊西藏,因為西藏真的好大好大啊。
由一個景點去另一個景點,動輒是5-8小時啊。

坐在車上的時候我常有一種錯覺,自己好似置身在西部牛仔那些電影中,眼前是沒有盡頭的油柏路(間中是山路),炎熱的太陽燒滾了路面,熱力滲透在空氣之中扭曲了景物,司機播放著異國的音樂,我們坐著一輛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的車,好像會就這樣一直奔向夕陽。

好像夢一樣,總禁不住在想:「欸,我真的來了西藏呢。」

標籤: 西藏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