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歲,我和朋友在西藏。(中) 文字

Charis Hung-Life於 20/09/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我們由成都轉機到西藏,因為沒有直航,必須在成都停留一夜,於是也稍稍在成都遊玩了一會。
去了一轉寬窄巷子和錦里。
想說蠻好逛的啊,然後也知道了成都出名吃兔頭。
席間大家不斷提起〈會撒嬌的女人最好命〉中的「兔兔這麼可愛,怎麼可以吃兔兔。」。
兔肉好不好吃我不知道,但紅燒了的兔頭賣相真的很恐怖啊。

第一天抵達西藏時基本上就是休息,只略逛了八廊街和拉薩一會。
司機千叮萬囑我們不要亂動,要多喝水和休息,因為剛到步是不會感覺到高反的,但幾小時後便會開始了。

講起高反,大概很多人就會糾結於吃不吃藥,吃又吃哪一種?
在這裡我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們的情況。

我們有四個人,剛好分成了吃藥組和不吃藥組。
我出發前吃了兩天紅景天(本來不打算吃,但我的同事竟送了給我,太窩心了吧!),但紅景天和我似乎不太合,吃了後我身體有點發熱,可能我虛不受補吧,所以後來我也沒有吃了,之後也沒有吃其他高反的藥。
我有兩位朋友吃了「Diamox」,不知道藥有沒有幫他們抗高反,但副作用卻是由他們旅程開始到結束都一直折磨著他們。
另一位朋友甚麼藥都沒有吃,除了和我們一樣出現頭痛情況外,他一直安然無恙,是最精神的一個。(我是第二個啊!)

所以要我選,我會說待高反出現時再吃藥也不遲吧。
不過吃藥組朋友說:「我食左藥都咁,可能我唔食藥仲差呢。」
真相是如何,我們永遠都不能知道。
畢竟不能有兩個我,一個吃藥一個不吃藥,所以作不了準啊。
但肯肯定的是,心情會非常影響你的身體狀況。

起行到西藏的前一夜,我整晚睡不著。
那個星期身體好像很不舒服,你知道香港人就是亞健康的體質,總是像在介乎病與不病之間。
平時這樣的情況大多是置之不理。
但因為要去西藏,於是我非常的焦慮。
如果你稍稍做過去西藏的資料搜集,你就會知道除卻高反外,第二令人害怕的就是傷風感冒,因為很容易會變成肺水腫的情況,生命就會有危險了。

前面說過,我因為吃了紅景天,身體好像有發熱的感覺,於是我更憂心。
拿起探熱針一探,竟然有38.6度。
我喝了很多水,心想待紅景天藥力過後,體溫該會回復正常吧。
但我一直睡不著。
半夜再起身探熱,竟然去到39度。
我嚇出一身汗,趕忙吃了一顆退燒藥。
心裡盤算著,難道要取消西藏之行?
但plan了很久,而且付了很多錢呀,轉頭又想,沒理由為了旅行賠上性命吧?
如是者,輾轉反側,終於等到天亮之際,我才想起家裡還有另一枝探熱針。
於是我再試,一探只有36.9度。

沒有發燒呀。

再用本來那枝,還是38.9度。
我自己也糊塗了,到底我有燒還是沒有呢?
只好叫伙伴再帶探熱針給我,在機場探過後再決定出發與否吧。
結果,我沒有燒啊!!!
完全是心理作用。
(想說那枝恐嚇我的探熱針是萬寧自家品牌出的,大家不要買啊。)
太focus在身體不舒服的地方,絕對有可能小問題變大問題,當然我也不是叫你忽略身體狀況,像如果嘴唇或指甲變紫了就要很小心嚕!
其他的放輕鬆點好像平時那樣就行了,沒事的。

不過我倒有個小小建議,我們同行四人都出現了頭痛的情況,有一兩晚甚至頭痛到睡不著,是整晚睡不著啊!愈高的地方,頭愈痛。
所以帶備止痛藥是不錯的選擇。像我整個旅程也沒有太多不舒服,但頭痛真的是無法避免。
我曾想克服它,因為我很討厭吃藥或以人工方法干擾身體的狀況,但旅程如此短,若我花費太多精神對抗這些,我就沒有精神欣賞景色了。
所以最後我還是吃了止痛藥,吃了後真有一天都光哂的感覺!
標籤: 西藏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