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點解成日笑? 文字

Charis Hung-Life於 19/09/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他叫阿憂,人不如其名,他總是很快樂,時時忍不住大笑。
他的快樂卻令身邊愛他的人擔心。

小時候,人人都瘋狂皺眉,鬱鬱寡歡之際,
他卻瘋狂地覺得愉快,小小事情已能令他眉開眼笑,比如吃到一顆美味多汁的提子。
當教育家、電視機、隔離左右全世界都在宣揚人人要擁有一個「憂傷童年」,
偏偏他,阿憂總是笑呵呵。
他的家人很不安,於是帶他去看醫生。

經過問卷、磁力共震、會診後,醫生嚴肅地宣布他缺少了一種賀爾蒙叫安少芬(ensiuphin),令他先天憂傷不足。
他的媽媽立時眼泛淚光:「咁點算?會唔會影響佢成長?」
醫生遲疑地說:「嗯……都有可能。咁啦,我開啲藥俾佢,令佢唔好咁易開心。你地又教下佢,做人要悲觀啲。講多啲喊嘅好處佢聽,等佢潛移默化左,希望可以幫到佢啦。」

於是他開始了吃藥的生涯。
阿憂討厭吃藥,吃藥後他總覺得倦,有時會抑鬱,雖然變得跟其他人差不多,但他總感覺得那不是他。

他懷念那個會笑的自己。

有一天他問媽媽。
「媽咪,我係咪唔可以笑呀?」
「傻仔黎嘅,梗係得啦。不過唔好太超過囉。笑得太多會影響身體。」
「但係,我真係好開心,想成日笑喎……」
阿憂媽媽的臉刷一聲變得白了,眼裡流露恐懼。

阿憂看見了。

他趕快擠出一滴眼淚:「我講下笑咋媽咪。其實我成日都好唔開心,好想喊嫁。」
「衰仔,搵呢啲嘢玩,嚇死呀媽喇。」阿憂媽媽苦著一張臉放心了。

自那天開始,阿憂偷偷把藥藏起來,並觀察身邊的人。他學他們垂著眼,哀傷痛苦地生活。
在那些演技還未爐火純青時,也發生過一些壓在阿憂心頭的事。

有次老師問關於半杯水的問題。
他口快快地答了:「好彩仲有半杯水飲。」
全班只有張小明和他一起選擇這個答案,但那張小明後來弱弱地小聲說只是舉錯了手。
結果全班都選擇「得返半杯水,點算好呀?」
老師滿意地點頭,稱大家有這樣的危機意識很成熟,教訓我心態如此輕鬆,將來可會吃苦的啊!

後來,阿憂結交了一個好朋友。

他小心翼翼地問:「你……會唔會成日都好開心?」
朋友疑惑地說:「唔會呀。我成日都好唔開心。總係諗人生存喺呢個世界有咩意義。」
「但係……食到好味嘅嘢,睇到好笑嘅片,識到好正嘅朋友,你唔覺得開心嫁咩?」
「都會嘅,但嗰啲開心好短暫好膚淺。我會想知人死左之後究竟係點,究竟人有無靈魂呢?我地而家呢刻係真實定幻象?人可以決定命運定命運早已被安排?」
「哇!咁複雜嘅?」(阿憂心想這些對他來說全都不重要,可以擁抱心愛的人,可以感受陽光的溫暖,可以吃可以睡可以拉,已經很足夠。)
「點會呀。個個都係咁嫁啦。成日開心嗰啲人應該有病,要去睇下醫生。」

阿憂覺得有點窒息,悄悄告辭。

有時阿憂會無聲問神為何要令他和別人不一樣。
「希望第二朝起身可以好似其他人咁,自然覺得唔開心。變返個正常人。」
但每當他睜開眼,那份快樂依然留在他的心底,他只好又戴上憂愁的面具外出。

有時阿憂又會覺得自己沒有問題,雖然成日笑,成日覺得開心,但他沒有傷害人呀,自己也過得好好的,究竟有甚麼問題?社會為何這樣逼迫他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
天使:「上帝,祢是咪玩阿憂?佢好似好痛苦咁。你係咪做佢嗰陣真係落少左咩安少芬?」
上帝:「我會錯嫁咩。我做佢地每一個嗰時都好獨特。無一個人有問題,係佢地自把自為定落啲咩『健康人生』、『成功人士』咋嘛。『神看著是好的』你有無讀過?」


photo credits to Cutbu
(超鍾意佢啲post!!!)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Hill Fang
    Hill Fang 於 20/09/2017 評論 NO. 1

    最後個part大大巴打落班耶撚塊面
    可惜班耶撚永遠都唔會明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