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口也許有很多,但不必都一一細察 文字

Charis Hung-Life於 08/08/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你要好好認識自己,諗下究竟點解自己咁大壓力。做唔做呢份工係其次,但你要清楚自己內在係有咩kick住。」這是我leader對我講的話。

對,她是一個好leader。
在短短個多月的相處,我覺得她很社工。
和我談論去留問題的時候,她先處理的是我的想法,還有詢問家裡對我的影響。

我其實內心有稍稍打個突。
沒想到她如此caring。
我覺得人很厲害,我們和一個人相處舒不舒服不在乎他的行為或言語,有時候是關乎真誠。
她是真心在關心我。
但我能分辨她的關懷不因為對象是我,只是她重視每一個「人」。
有時候已經lunch time了,她還在工作或和client談話。
如果你問我社工是怎麼回事。
我想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出於本能和自然,關懷著人。

關於工作。
我想了很多。

我不是社工,但我的工作性質類似,是做人的工作。
我訝異於自己的壓力之大。
最初我以為是暫未適應。後來我在想,也許承擔人的生命於我來說太沈重了。
很自然地,我想到我的家庭。
有時候我想,家人或者已經用盡了我能夠承擔別人的quota,現在我很怕背負別人。
不不不,我處理自己已經很吃力了。
請你好好走自己的路吧。

隨著年紀漸大,我也發覺自己有些時候愈像母親。
比如焦慮。
對於無法掌握,經常有變卦的事情都讓我無法安心。
有些情況是,我們很明白問題在哪裡,但我們無能為力去改變。
我能做的,只是讓自己活於規律與安穩中,減輕這種焦慮的感覺。

原生家庭對我們的影響就是這樣無孔不入。

而我這個暗黑底的人,根本無法好好鼓勵或教導別人,如何活著才叫正確,才算有意義。
在我的世界,沒有對的活著,只有選擇。

或許性格也有所影響。
我是個孤僻又高傲的人,我無法大愛起來。
我一直愛得很吝嗇,我無法不用真心和人交往,但我無法拿出我的真心對待所有人。
在生活中,我總是一再篩選進入我生命的人。
但做人的工作,我總覺得我該打從心底去愛他們以及建立關係(而我做不到)。
所以我積極考慮轉做admin工作。

我實在無法投入工作至忘掉自己或容讓工作進佔我的生活。
我沒有這份熱情。
就像先前所說的,我就只是想做個平凡的小漁夫。
但做人的工作,你總想著「準時收工是美德」某程度上是不道德的,因為我們該把「人」置於最上(但唔係話OT到死就係王道)。

我真的想了很多。
我不知道幾多是真相,幾多又只是籍口以遮蓋冰山下的原因。
我不知道。
但有時候「真相」並不重要,因為人生不是單一色彩,不是非黑即白,更多時候是一種混亂與模糊。
就像日子久了,你會開始搞不清究竟你身上的那些痣是從你出生就存在還是後來漸漸色素沈澱所形成的呢?
我們總想不起來。
但重要的是,痣的確存在。
我們就學習如何與它共存吧。至於它究竟何時和我們融為一體……真的,天才知道。

假如我們身上被插了一把刀,你單憑勇氣,一股狠勁拔出來──最終也許會失血過多至死。
勇敢可敬,但配套是重要的,你至少要有醫生的協助,要有相關的藥物等等。
匹夫之勇不可逞。
間中逃避,會是你的好朋友。

在U讀Psy的時候,我學懂了一樣很重要的事情。
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怪癖,甚麼時候這種怪會達至精神病級數,需要就醫?
就在它嚴重影響你日常生活的時候。
否則沒有人管得了你。

我們擁有自由。
你有自由自言自語。他有自由每晚看著她上線下線然後才去睡。我有自由每晚等到12:00am然後看facebook的當年今日。

我們有自由。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