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諒我唔講自己嘢啦

Charis Hung-Life於 16/08/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不知道是第幾次被朋友投訴:
「你成日有事都唔同我講。唔睇你status唔睇你啲文完全唔知咩事。到問你嗰時件事又好似過左咁,輕描淡寫就講完。」

我覺得抱歉又覺得好甜。謝謝你們這樣愛惜我。

張愛玲曾留下一句:「如果你認識從前的我,那麼你就會原諒現在的我。」
短短一句,沒有任何修辭,沒有任何修飾,震撼著當年的我。

每個人活到一定年日,總有些怪癖,怪癖背後都藏著一些故事。
所以除了梁振英、共產黨、為了自己利益不顧別人死活的__,讓我們都用寬容的心默默接納一切。

從來不覺得自己表達能力差(除左講故事或轉述一啲笑話時),所以我並沒有迴避和別人講自己的事。
由細到大,我都是個坦蕩蕩的人,我不敢說100%,但基本上,我很透明,我把一切都disclose了。你會很認識我──假如你真的想了解我的話。

所以,我很樂意很主動分享自己,在那些年的時候。
但人受到教訓便會學乖。

當我講講講,而你回我沈默,我學懂了乾笑解圍。
當我說說說,你絲毫沒有空隙完美地接洽上剛才自己的話題(即係好似考Oral咁:「我好同意呢位同學嘅講法,我認為……」)彷彿我從未開口,我學懂了微笑聆聽。
當我歇力分享自己,願你能夠安慰/回應/幫助,而你選擇當甚麼事情也沒有發生──又或者你根本從未放上心,我學懂了苦笑閉嘴。

有一段時間,我很痛苦。
我想責怪那些待我如此冷漠的人,但同時,我又問自己「憑甚麼別人一定得如此重視你,回報你的期待?關係不該要求回報。」
我想恨,但我不准自己恨。
掙扎、搖擺不定,所以痛苦。

當我回頭望,我發覺我已不再主動和誰講自己的事。
我害怕誰會令我失望,我更怕那個對別人失望怨恨的自己。
我知道很多人心裡現在可能會說:「過左去架喇!我唔會咁架!你信我!」
但很多事情,不是信與不信的問題。
發生了的事情,留低過的傷痕,會一直隱隱作痛。
所以原諒這個不主動找你的我,原諒我的脆弱。
我沒有懷疑你們的愛,我只是怕自己不夠堅強。

不過因為我太多言太多想法的關係,我還是停止不了想要宣之於口的衝動,所以我不停寫寫寫。
假如facebook有性,他將是最了解我的人。

朋友,我覺得現在很好。
隔了一重。
我沒有壓力,我也沒有給予你壓力。

你想起我的時候,可以看看我的facebook與文章,你將找到我最近的狀態與感覺。
如果你說:「我唔要!科技冷冰冰!」
我可不同意啊。
冷的從來只是人,毋關科技與網絡事。
不過我不是說你們不用找我,不是啊。
我很喜歡你們找我,不如說從你們主動找我那刻起,已帶給了我安慰。
謝謝你們啊!

活久了,我們都成為了怪人,只有外顯與不外顯之分。
比如有人起床後要用上十幾分鐘坐喺度所以永遠聚會遲到;
比如有人睇戲喜歡開場前一定要坐定定有些人覺得前面5-10分鐘也是廣告不用急不用準時;
比如有人在外不去廁所有人用五分鐘食個飯有人站著也可以睡覺……

我們都很怪,我們都不怪。
《FanPiece 小劇場》 - 辦公室政治犯ep01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