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Charis Hung-Life於 11/07/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每隔一段時間,會變得突然敏銳自己的存在。
會感受到風吹過自己的臉,會察覺我和他和她是一個個不同的個體,會發現天空很大很藍很美麗卻離我很遙遠。

「係疏離。」

天天生活在這個世界,熟悉得無需思考也能好好活過每一天。
但有些時候,會忽然覺得一切其實很陌生。
聽見自己的心卜卜跳,懷疑我看見的世界與別人不一樣。
在來去匆匆的步伐中,我卻無法探究甚麼。

這些時候,心很平靜,但總覺得很累。
累得會在想,甚麼時候才能結束這一切。

我還是一樣上班,和朋友見面,笑著,笑著。
偶爾希望眼淚能滑過,好讓心能找到一點缺口緩緩流散那份疼痛。
莫名其妙,無法控制的敏感。
彷彿被剝皮後就是空氣也能刺痛人的脆弱。

「係脆弱。」
盧斯達說人的心底有一頭獸
我想起在寄給朋友的明信片中,我說旅行是為了安撫心裡那頭獸。
在異地走一走,暫時把自由還給獸。
用食物取悅牠,用快樂麻醉牠。
好叫牠不至暴走,仍安躺於體內。
這樣,我們可以繼續「做自己」,好好「做自己」。


想要捲成一團就那樣躲起來,躲在自己的洞穴,不理世事,靜靜療傷。
為什麼受傷?
因為我太脆弱,單單活著已經覺得很難過。
難過,像要花上很多氣力,才能竭力保持一個普通人的模樣。

喜歡盧斯達,喜歡他赤裸面對自己的情感。生存如此痛苦,但他比更多人更落力地活著。
喜歡黃碧雲(寫作的那位),喜歡她不怕暴露瘋狂在自己的作品中。那麼扭曲那麼冷那個血腥。
喜歡一個幾乎所有status都標住#香港法西斯同盟的朋友,誠實活出如此與眾不同的自己。

喜歡這些人,喜歡他們坦承面對自己;
喜歡他們展現出就算和大眾不一樣,不代表就比其他人遜色或不堪的態度;
喜歡他們,叫我更有勇氣面對自己所謂的「奇怪」。

這個世界並沒有「正常人」,我們只是拼命地在追趕所謂的「正常」。
氣急敗壞地掩飾又或暗暗努力壓抑自己充滿毛邊的靈魂。

//精神病院 阿布

我與他
隔著鐵窗對視
像一面鏡子:
他羨慕我的權力
我羨慕他的誠實//
標籤: 生活  窒息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