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世界都責備你,我來安慰你。

Charis Hung-Life 於 20/12/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聽講,人很喜歡站在道德高地(好似係)。

每次朋友聽到我粗聲粗氣丶用純正客家話接聽母親電話,永遠有那麼一些人會責備你何竟如此不孝,客氣點的會露出關懷神情,講句「呀媽係煩啲,但都係為你好嫁,忍下啦。」還要拍拍你膊頭以示了解和支持。
救命,最初我還會試試解釋,後來我也就笑笑,你誤會喇,我鄉下啲語氣係咁嫁,我無好惡呀。

我發覺多數人壓根沒有打算深入了解你的處境,大家也不過用所謂道德標準、普世價值嘗試令你知道「你咁做唔岩嫁」、「你要改喇」、「我當你朋友,先好心勸你咋」。

出發點沒有錯,但你若抽空批評一個人一件事,也就不過是離地、道德 _ 以及難聽的風涼說話而已。
就像有人說某黃姓梁姓議員掟蕉掟杯很暴力,但如果你看得見整個議會的不公與對權貴的傾斜,你會明白他們不過在被強姦時不憤,掙扎一下,你會明白真正的議會暴力不在於投擲這個外顯的行動,而在於背後立法會的制度遭破壞、議員權力被剝削。

只是,很少人看得清,很少人願意去看清。
因為世事都被看透需要花一點精神心血和時間,而我們都太忙,我們無法一一去了解,但我們又無法勒住舌頭,我們又不能容忍別人在做「違背」道德的事。

就像誰誰進看見她濃妝豔抹,穿著性感,已推斷她是個不正經的人,喜歡玩,肯定個腦生喺個胸度,唔識諗野,正係識姣仔收兵。但她不過對於不化妝的自己毫無自信,穿著性感也是個人喜好,又礙著你甚麼?
你口裡客氣不講,你那厭惡鄙視神情已叫人難受;最怕還是那些充滿憐憫的眼神:你何必咁唔珍惜自己?wow~真係多謝哂。

又像誰進誰只見他大聲夾惡,講說話毫不留情,就認定他野蠻,不是個好人。大佬,需要幫手的時候,你忘了總有他的身影嗎?誰人被欺負,你忘了總是他先跳出來抱打不平嗎?我們不記得,我們只記得他的不好,因此我們的優越感才有機會落地生根。

其實人有盲點,很正常。
不過下次發表高見時,可否先停一停,諗一諗?

話說長年累月遭受無聲批評不孝的我,也真心難過,同時覺得愧疚。
我也會問自己,為何我就是無法好聲好氣對待母親呢。
與此同時,胸腔也積聚了不少怨憤,心諗你地一個二個試下對住我呀媽一個星期先同我講野啦。
終於當年遠在澳洲working holiday的哥哥也開口規勸「呀媽係好煩,但我地得一個呀媽,體諒下啦。」
那陣時心理極度不平衡。
責怪自己,也怨恨他人,於是又更加不想面對媽媽。

適逢自己final year,哥哥又完了working holiday回港,於是決定再住hall一年,暫時逃離一下窒息的空間。只有在週末才回家的我,幾乎每一次也會聽到母親和哥哥在吵架。
男朋友問我是否覺得心涼,哥哥以前咁大口氣,結果表現如此惡劣。
我說:「咁又唔會,不過至少佢明多啲我以前有幾咁辛苦。同埋我覺得自己都幾叻,都係耐唔耐嘈下,無佢而家咁誇張。同埋我就無咁衰叫返佢體諒,最多叫佢頂唔順咪出去抖下氣囉。」

認識我的你,說我不愛家的你,唔通我每兩個星期會幫媽媽剪髮要同你講咩,唔通呀媽病左係我幫佢book位陪佢等幾個鐘又同你講咩,唔通我呀媽一有事就搵我例如屋企廁所塞左而我住緊hall都關我事都要我解決,我又同你講咩。
朋友,做人唔好咁天真咁傻啦。

我想對也許總是有口難言的你、我想對或者總承受著別人批判的你講句,「 X,駛乜理人咁多。你知自己做緊咩就得啦。」我不想老土講句,「活著不是為了別人,生命是屬於你自己的」。
大佬,又唔係生活喺孤島,緊係要理人啦,但理會甚麼人卻由你決定。
一開口就企高地,一開口就責備你,一開口就像法官宣判你的罪過,這樣的朋友就,算吧啦。

衡量過自己的能力,無愧於心講得出已經盡了力,承擔得起最後的結果,已經很足夠,足夠到讓你坦然做自己。寧願做這些「正義之士」眼中的衰人,也不要扭曲自己達至所謂的好人。
不明白的人,就讓他們不明白吧。

所以,朋友,不要再難過了。
我在這裡,陪你一起做「衰人」。
《繼續吹》某日某月 - 湯怡同大地雞同鴨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