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國的公主

Charis Hung-Life於 20/10/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有一排,我日跳500+ 下繩。每晚臨瞓前都會祈禱,希望聽日擘大眼,自己可以高2-3cm,要求唔高,真係高少少就得。其實……都只係想四寫五入可以唔只得一米……」

每一次我講出這段回憶,朋友都會笑到上氣不接下氣。雖然我也覺得好笑,但那時候的我,是相當認真的!(當時大概是高小至初中的年紀,仍在發育中!未過二字頭的啊!!!)幾cm啫,上帝祢沒有理由不給我的。

但我每一天張開眼,每一年身體檢查都顯示上帝沒有應允我的禱告,間中還會矮了1-2cm……這是甚麼玩法?我由滿懷希望,到假裝不理,最後認命放棄。

小一時我是全班頭幾位最高的,高得我都有點自卑,覺得自己不可愛,只能是班中的大姐頭。列隊時,我永遠排在隊尾。但除著年級的上升,我的排位也不斷向前,終於有一天,我的前面再無何人。那種空虛與寂寞……問誰能知我心!!!!

中學時一年一度會有拍照日,拍照日當中又會有影級相的日子。那種震撼我永遠忘不了。一百幾十人在操場上由高至矮列隊,擾擾嚷嚷一輪,終於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我多麼想成為當中忙亂的一份子!但事實是由中一到中七我總是無需思考,就那樣站到最後的位置,連一秒的猶豫也是多餘的。

唔係講笑,我一直好怕自己無人要。
雖然大家都會講「矮嘅女仔大把market啦!」
well,我覺得也沒有錯,但我覺得大家矮的定義是由155cm開始計起,而且個range可以闊到落165cm。

一點安慰作用都沒有呀。

除了愛情,我也擔心很難找到工作(話說我讀大學前一直打算做社工的)。
睇落成個小朋友咁,邊個請?
(當然現時我兩者兼得,不過我覺得自己沒有杞人憂天,外表是很重要的,不是膚淺與否的問題,外表本來就盛載著一種meaning。例如要我去打打殺殺擔擔抬抬我是一定不能的,要我用美貌吸引客人我也沒有的~ 只是外表又不代表全部,如果你的人生過得不好,一定不只關外表事。不要姓賴。)

如是者,時間一直流逝。我的身體卻彷似有另一個平行時空,而在那個時空,時間是靜止的。中六時,我曾寫過一篇文,幻想自己是來自小人國的公主,因此才會和他人如此不同。

上帝彷彿按停了在我體內的時鐘,十幾二十年過去,我的體形就從小四那年開始未曾變化過(朋友會安慰說:哇,咁你可以買童裝!好抵呀!)在我還未釋懷之前,我都會心想:咁抵,將你變成我咁好無。

我們就是那樣,總是不經意地說出非常傷人的說話。
其實我明白的,大家就只是想安慰我,發掘壞處中的好處而已。
不過易地而處,就明白有很多說話其實好殘忍,是不該講出口的。

就像你不要對一個經歷過災害的人說
「好彩你仲有條命。」這句說話是沒有問題的,如果是當事人講的話。
失去家園、失去親人、甚至失掉了一隻手、一條腿,都令人無比傷痛。

那一刻,他們不需要正能量,只有時間能撫平傷口。

那些年,除了思考生命的意義,我也一直在尋找上帝賜我細小身軀的答案。終於時間到了的時候,上帝讓我的眼睛變得明亮。

「你咁細粒,快啲俾啲重野我拎!」
「你地做乜拖住我過馬路?」「唔知呀,好似唔拖住你,你會俾啲人撞散咁」
「我請你食飯啦」「下?!無啦啦做咩請我」「你咁細粒,想你食多啲嘢」
「我老公邊個都唔認得,正係認得你。佢話好少人咁細粒」
「你咁細粒,會令人好想保護你」

這些年來,許許多多因著我的「細粒」,而留下了窩心的回憶以及叫人面紅的話語。

彷彿上帝在溫柔地對我說
「你如此倔強,若沒有一副柔弱的身軀,我只怕你會過得辛苦。」

這些年來,我的倔強,我假裝的堅強傷害了自己,也間接或直接傷害了不少身邊的人,如果我生得神高神大,大概,沒有人會看見我的脆弱,沒有人會意識到我的限制,也沒有人會失驚無神給我大大的擁抱,因為大家都會以為我真的強悍,無需幫忙。

謝謝上帝,祢比我更了解我,更深知我的需要。
我以為是帶來傷痛的標記,事實卻是祢給予我最適切美好的保護。
《FanPiece 小劇場》 - 辦公室政治犯ep01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