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責備你自殘

Charis Hung-Life於 18/0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那一年我初中,和朋友在葵芳新都會廣場手挽手悠閒地漫步逛街。
走累了,打算在噴水池附近的樓梯坐下聊天(現在連噴水池都拆了),眼角忽然瞥見有少女呆坐梯間轉角處,地上染血紙巾一張張。
她-----正在「界刂手」。
我們很害怕,怕她會出事;想阻止,又怕自己多事。
我們走了又回來,思前想後,最終找了保安叔叔求救。

小時候,總以為大人無敵,他們會有智慧處理所有事情。

現實是,保安叔叔上前耳語數句,少女收拾行裝,臨行前惡狠狠地瞪了我們一眼。
那一眼,充滿怨恨苦毒,深深烙印在我腦海之中。
我像個做了錯事被發現的小孩,立刻心虛地低下頭。
我其實是想表示關心,我其實只是不想她傷害自己,我其實只是單純的想幫助她而已。
但我最後甚麼也沒有傳達到,我最後只令她僅餘的棲身之所也被奪去。
我的心戚然。空氣中除了憤恨悔疚,沒有一點溫情。

以後,我逐漸明白,生命中,有些痛楚,你無法擺脫,也無法視而不見。
好痛好痛,彷彿有人對準你的心臟,拿著鎚子重重地敲打,一下又一下;又彷如有人拿著微鈍的鋸子,狠狠地拉扯,來來回回。
好痛好痛,有時候痛得忍不住屈曲身體,只好緊緊地抱住自己。
當痛得太難受,便想借肉體的痛楚掩蓋那無傷口卻痛得真實揪心的感覺。
那一道道傷痕,或者也是對世界荒謬的控訴與宣洩。

有時候,某些人會把「界手」相Post上網,他們瞬間成為「花生主角」,頃刻成了MK仔囡的一員,沒有人會花時間探究你的苦楚,但人人也樂於來踐踏你的自殘。
「點解唔界深D?」、「博關心姐」、「佢成日都界手嫁啦,係又界唔係又界」、「界咁淺,死唔去嫁喎」。
網絡世界好發達,但與現實世界分離,於是我們容易變得毒舌、涼薄、放縱。
「抽下水姐」、「講下笑姐」、「佢又唔識我」。

我從來不覺得自殘有用,但也不敢輕率講句幼稚、膚淺、蠢便了事。
從前從前,我也以為這樣的人不過希望得到注意、博出位,想要別人的關心,現在我想,其實這個世界誰不渴望得到別人的關注,誰不想要別人的關心?
其實我們都一樣。

我沒有說自殘是對,我沒有認為自殘值得嘉許,如果你畫花過自己隻手自己隻腳,你知道,只是徒添傷痕。我只是覺得,你已經夠痛苦了,也不需要我再挖苦贈興吧。

「界刂手少女」的身影早已變得模糊,但我仍舊時時想起這事,我多希冀當日我選擇的是坐下來和你聊天,甚至給你一個擁抱。
《FanPiece 小劇場》 - 辦公室政治犯ep01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