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一代人都只敢想像自己是個小薯仔 文字

Charis Hung-Life於 25/07/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我一直不明白,有些人怎麼可以如此有遠見,眼光那麼寬闊廣大,彷彿世界在他們眼中,是不一樣的。

比如講起革命時我們總喜歡提到孫中山,又比如基督教界很欣賞的奇女子蘇恩佩。我不明白,大家都活在同一個地球,你係人我又係人,為什麼你們能如此自信又有願景地張望未來,甚至狂得想要改變世界。(非齋talk,而是一步步去做,而且還做到!)

「我係small potato黎架咋」
「下?!我呢啲小人物」
這些,才是我們這代掛在口邊的說話。

馬斯特說:「以前一個大學生係好勁好罕有。當佢畢左業出黎,佢可能真係社會嘅頂級份子。老闆請左佢,分分鐘係交哂成間廠俾佢打理。佢地掌握知識,擁有資源,視野當然唔一樣。八、九十年代,大學生仍然吃香,但在上位嘅已經有好多人,已經無位置預留俾佢地。好彩嘅話,或者都可以做個經理仔嘅。咁而家……」

咁而家……而家通街都係大學生。

你畢業了,除非讀的是專科,否則賺到萬幾蚊已經算不錯。
還可能需要不斷進修……(真正的學海無涯)

我們在大機構或大公司中當一粒螺絲,你最好不要太有意見,否則上司會覺得頭痛。Get the job done, that’s it.
我們很想擁有自己的空間,但應付劏房都會覺得吃力。當然你可以放棄去旅行放棄娛樂餐餐食公仔麵不買衫揀最平的上網plan開個facebook都要幾十秒。
當然你可以,但有時想想,慳埋慳埋,還是離舒適的家很遠,就覺得很洩氣。與其放棄生活,倒不如在這些小小的地方奢侈一下。

我們有很多想法,但我們沒有資源沒有機會,我們被動終於成了主動地困在自己小小的世界──「你有無諗過改變乜乜乜,領導乜乜乜?」

沒有,我真的沒有。
我覺得過好自己的生活已經算是不錯了。

我沒有膽量,沒有自信,也沒有視野改變任何事情。
如果我竟然帶來了一點點改變,那全是一種際遇多於我自行創造出來。

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今日說:「我想做大事,改變一啲野!」
寬厚的人會回你一記微笑,還加上一兩句虛到不能再虛的回應:「好呀!你加油呀。支持你: )」
嘴賤的人會頭也不回隨口應你:「好呀好呀。喂,一陣lunch食咩?」

我們對未來不是不敢想像,我們是無從想像。

我以前一直很苦惱,為什麼從前可以出了這麼多勁揪甚至偉大的人物,現在我們卻甚麼都沒有。是不是我們的質素真的不比從前。但我終於明白是時間的巨輪來到我們這裡,社會結構基本已成形而且rigid。大人物都坐享了應有位置,只剩下小人物的角色。

但這不代表我們要一直死氣沈沈,我們只要搞清楚狀況就好了。
小人物自有小人物的生存方式,小人物可能無法靠個人之力完成一件大事,我們也許不能享受光環與榮耀,但我們聚集,也終能成就一些事情,並且我們毋需承擔大人物的壓力與顧慮。(其實都好著數架)

群眾,就是這個時代的力量。

標籤: 小薯仔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