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亦舒的那些女主角們

Charis Hung-Life 於 21/03/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那是段無法言語的時光。
沒有能明白的人。
沒有可以說清的能力。
沒有適當的環境或機會表達。
只有曖昧不明的感覺。
我只好一再跑到圖書館,一直閱讀。

現實是個侷促的世界,但思想在字海之中卻能無限暢游。
我在文字中建立自己。

如果暫時要選影響我人生最多的作家,很抱歉說不出那些充滿深度的魯迅、巴金、李敖、村上春樹甚至是我很喜歡的韓麗珠。
影響我很多的是亦舒。
年少時一本又一本,貪婪地將整個圖書館的亦舒都吞下去。
(雖然現在已不太看了。)
同時期還有在讀梁望峰、林詠琛、鄭梓靈、梁芷珊、深雪、李敏和張小嫻。
瘋狂的閱讀。
佔滿了我整個高小至初中的回憶大概是這些人的名字和故事。
(那時候他們真的很流行的啊。)

隨著時間流逝,他們都一一淡去或安在他們的一隅,提到他們能勾起某種專屬的情感。
僅此而已。
但亦舒的故事和女主角卻和我一同成長。
她們一直在我的身邊。

在徬徨不安的時候,她們提醒我要挺起腰面帶笑容堅強地面對——不要讓人知道,讓沈默保護你,因為除了你自己,沒有人會為你負責;
在困境難堪的時候,不要墮落,即使無法控制很多事情,但靈魂不要墮落,要做個高潔瀟洒的人。

亦舒的女主角沒有快樂的時候,就算在最風光的時刻她們都帶有一絲哀愁與無奈。
她們會羨慕人,但永遠只會咬緊牙關做自己。

現在想來,大概是自己與亦舒筆下的故事產生了很大的共鳴。
孤獨而無奈。
當然,那非常的中二病。
但因為真的在那樣的年紀,實在是能名正言順犯起中二病的時候。

人的建構是建基於不斷的建立,即使過程中曾出現推翻,推翻卻也包含在建立之中。

我現在並沒有那麼中二,也不會傻得一個人扛起所有事情,但在很多地方我仍然能窺見亦舒那些女主角的身影。

比如別人都能輕鬆自如地表達自己,即使那看起來有點強勢,有時無知甚至愚蠢,但因為大家是朋友,其實又有甚麼所謂?
我卻不能。
我只是一再靜靜觀察,用沈默保護自己,在暗中調整自己,避免成為別人的笑話。
但其實誰會真的恥笑你?

世界上沒有那麼多有錢人和窮人同場的時候,也沒有那麼多心懷不軌等看你笑話知人口面不知心的朋友。
大家都不過是普通地交往而已。
這些我都知道。
我卻無法擺脫。

那是自卑,其實是深深的自卑。
對於自己這個人的出身,對於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對於自己的脆弱。
那些女主角和我一樣,其實最看不起自己的就是自己本人。

用那樣強悍的姿態在最對抗著,其實是自己。
《繼續吹》兄弟班 - 佢哋四個邊個最唔合群?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