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此自私對不起

Charis Hung-Life 於 29/08/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這一年,我急促轉變。
離開教會,分手,到最近工作轉換新崗位。
這些佔著我人生重要位置的事情,回頭一望,才發覺都在一年間發生。

這些事情讓我疲累,也讓我的心疼痛。

它們和大中小學畢業,要和同學離別不一樣,那些都是可預期的,是大家早已接受了的。是不關任何人的事的。
這些卻是我親手斬斷,是我的選擇。
因為擁有選擇權,被捨棄的無可奈何或多或少總覺得受傷,縱然能夠明白理解,心始終未能釋然。

於是每當我想起,我就很難過。
我很難過,但我仍然狠心。

做Appraisal的時候呀姐說:「__話你係個感性嘅人,有時會對啲客太過感同身受而影響情緒。不過我記得你話自己好理性架。」
「我係會有情緒,但唔會影響我嘅行動或者決定。情緒係好自然嘅事,無辦法避免,但我清楚我職責嘅界線同限制。」

這樣我算是感性呢還是理性呢。

我覺得自己是個極度矛盾的人。但會矛盾,或許只因為我們的角度和前設不一樣。
如果你想著我是個激進的人,你會發覺其實很多時候我都很溫和;
又假若你認為我是個溫和的人,你又未免會發覺有時我過於激進。

我們不可能得一種性情,我們也永遠不可能完全符合某個字詞的意義。所以很久以前,我放棄了把自己分類。
就這樣吧,衝突也好,不合理也好,人性本是如此複雜。

所以我離開,我也難過。
我一直不是個瀟灑的人。
更不要說,因為我的選擇而傷了任何人的心。
很沈重,於是我哭了又哭。
太小題大做了吧。
但真的,我很抱歉。

我會努力活得更好,不惜傷透其他人的心也要下的決定,必須要好好對待珍而重之,才對得起那些很愛我又無法不恨我的人。
我如此可惡,對不起。
謝謝你們不想放手卻最終放手由我任意飛翔。

謝謝。

(原載於 16/6/2016 專頁上)
《繼續吹》某日某月 - 湯怡同大地雞同鴨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