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成為特別的

Charis Hung-Life 於 27/12/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聽講,你握起的拳頭就等於你心的大小。
於是我常想,大概我的心很小。
所以我總小心翼翼篩選留在心房的人。
如果你是個濫好人,如果你是個紳士或淑女,如果你居然有耶穌的大愛或墨家的兼愛,大概,我們可以是君子之交,但永遠不會是摯友。

能住進心內而長期無需搬遷的都是些古靈精怪、三尖八角的朋友。
也許按世界的標準,他們並不完美(都有例外嘅),但他們呢,都是些讓我覺得被愛、留了特別位置給我的人。

但有一些人,卻永遠只止於此。

有朋友旅行回來,買了一大堆東西,叫我從中挑選。
我會笑笑道謝,卻不會放在心上。
不是我不感恩,只是我的身影在主人家腦海中如此朦朧,那份心意自然也只能在我心頭一掠而過。
這是否叫等價交換?我不清楚。
我只知道,人與人的關係無法單一前進。
有人說,愛不應求回報。
但大佬,我邁開了腳步,你也總得給我動動走走吧。
如此,我才肯定我沒有勉強你,我才肯定你有打算和我同行。

有個我超級超級超級喜歡的她,去完台灣以後,送給我的是「幸福」兩隻字粒。
她說參觀了那些字粒廠,想要買給我的就是幸福,祝我幸福。
她是我很珍惜的朋友,縱然她常做蠢事,還不懂愛惜自己,總為自己平添傷痕,有時候還會傷害其他人。
但如果有一天,全世界都唾棄她,我還是會留在她的身旁,我還是會義無反顧的支持她。
她說「你可唔可以應承我,個『妳』字正係對我嘅稱呼?」
從此以後,我沒有再用「妳」字叫過誰。

又有個朋友,病了人變得脆弱,所有傷心鼻酸難過的事一湧而上。
那個夜,我們一直聊到凌晨四點多,而我第二早其實八點要起床,要去開會。
她對我說「經過今晚,你喺我心目中會有好特別嘅位置。」
本來,我們只是性格比較合一點,但因為額外的多一點點的付出,令我們意識到對方的重視,把我們的距離大大縮短了。

我想講,如果我朋友逢人都送「幸福」兩隻字粒,如果係人我都陪佢傾到四點幾五點,我想,我們都不能成為對方的特別。
如果你待我像路人甲,你在我心中也就頂多只能是個甲路人。

所以,我珍愛的你,我真希望你不是個好好先生/小姐。
我希望你自私一點,不要把愛平分給所有人。
如果我是特別的,請讓我成為特別,請讓我獨享我的特別。

《繼續吹》某日某月 - 湯怡同大地雞同鴨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