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自己,只反映了你的懦弱。

Charis Hung-Life 於 02/0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我是不是很奇怪呢?」
「為何這樣說?」
「你試過這種感受嗎?回家的路明明走過千百次,卻忽然覺得陌生。明明知道轉彎以後就是那小巴站,前行幾步將會看見老人家坐在椅上聊天,乘上電梯再走個兩三分鐘便會到家。腳步沒有停下,仍是那熟悉的風景,但忽然覺得很陌生,陌生得甚至讓我有點恐懼。」
你點點頭,輕輕說「我明白的。」

「為何我就不能像其他人輕輕鬆鬆的過活呢?為著學業煩惱,為著工作煩悶,為著生活奔波。他們因為某事而哭,也因為某人而笑。為何我就不能呢?我感受不到生命的熱度,只覺得生存竟是如此痛苦的一件事。」我的聲音忍不住顫抖。
「嗱,你說,我是否有病呢?我是否真的和其他人不一樣?抑或只是其他人掩飾得好呢?」
你看進我幾乎想要哭的眼睛:「你只是沒有找到你的族人而已。你不奇怪,你相信我嗎?我和你也是一樣的。從今以後,我們不再孤單,因為我們遇上了彼此。讓我們一同尋找我們的族人,好嗎?」

本來,我是不相信你的。
我總在想你或者不過想幫助我,才故弄玄虛說自己與我一樣,為了縮短我們的距離。
但你的眼神如此真摯,你的痛苦與我如此相似,你的經歷叫我有如此多的共鳴,我開始相信,或者我們真的一樣。

日子一天天過去,與你在一起是快樂的。
沒有那些疑惑,覺得我多餘的目光,只有無限的包容與明白。
只是,我愈是幸福,我卻愈加悲傷。因為你不屬於我。
對你愈依賴,愈叫我不安。
每一天,我都在想,如果有日你走了,我的世界可能會頃刻崩壞。

很危險。

「我好像把你放得太重了,重得我有點難受。」
「這樣,把我看輕一點,好嗎?」

我選擇了離開你,因為我太怕失去。
很愚蠢吧。
以前我不明白,只覺得那些電視電影劇集的主角未免太矯情。
留下還有機會在一起,走了不是一定得面對沒有他的世界嗎?
但臨到自己,忽然才明白,被遺棄的感覺叫人太恐懼,恐懼得叫我寧願先放棄很喜歡的你,寧願承受孤獨的痛楚。

後來我又遇到一個人,他和我截然不同。
我以為我們無法彼此了解,但現實是他帶給我很多衝擊,帶我進入新的世界。
我過得很幸福。
那幾年,我甚麼事都沒有想,只是傻乎乎的笑著,活得很純粹。
我開始在想,也許我也是很正常的一個人,和大家一樣為生活瑣事執著,對生命有所眷戀。
在笑,也在哭。

只是,當日子歸回平靜,在那些安靜的夜裡,那個舊日的自己又再度回來。
有種空虛,有種寂寥,沒來由的侵襲我心。
時時感覺自己彷似就快消失,腳像永遠沒有踏在實地上,整個人都輕飄飄的。
時時走神,回過神來又有種痛臨上心頭,悲傷得想哭。
為什麼呢。
我討厭這個自己,我恐懼幸福將不能延續。

於是我想起一本繪本,繪本的名字叫《一年甲班34號》。
書中有個不被世界接納的男孩,在受到很多傷害以後,他跑進森林中。
那裡有一個湖,湖中是他的倒影。
哭著的他望著湖中笑著的倒影。
倒影問他「要交換嗎?」

後來悲傷的男孩留在森林,快樂的男孩踏進世界,而且過得順利。
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我問自己,要把某個自己遺棄嗎?

我選擇了壓抑,但還是痛苦。
大概在我們看見真相以後,我們便無法回到從前的生活。
於是我再問自己,喂,你仍然是那個脆弱的小女孩嗎?
你還沒有能力接納這個真正的自己嗎?
你到底在害怕什麼呢?

我嘗試一步步把想要推開的那個自己從新融入到自己身體裡,嘗試不再因懼怕他人目光而變得和大部分人一樣。
是的,也許我很古怪。
又如何呢。
這個世界很大,總有屬於我的地方,總有接納我的人。
所以喜歡Pandora究竟有甚麼不對呢,喜歡書本就真的有比較高尚嗎?我們每個人都只要做自己不就好了嗎?

我想去擁抱完整的自己,至少比起把自己割裂成一份份,會來得比較坦然,比較舒暢。

《繼續吹》某日某月 - 湯怡同大地雞同鴨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