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那個小女孩 文字

Charis Hung-Life於 29/09/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朋友在我文章草稿內隨手一點,想要看這題目的成型。
我就當機了一個下午。

時間空間有點扭曲,我迅速從辦公室被拉回到從前。
還記得想要寫下這題目的心情,但一直遲遲無法起筆。

被擱置了接近一年的題目,
並不是說有多難寫,只是寫矯情文需要花費很多心力。
於是這幾天都在時空中來回,間中覺得彷如隔世,有時又好像還置身當年那黑暗裡頭。

無他,回憶是世上無形卻最具重量的存在。

想當年,我還未開始用Xanga,我是在寫QOOZA的。
花了一點點時間找回當年那個小女孩。
(所以幾時都話要寫低啦。我而家已經再寫唔出咁沈重濫情嘅文字。)

// 2008年02月02日 (中三)

滴答滴答 下雨了

我仍舊看見
瑟縮在一角無助的自己
哀怨的眼神 似在控訴我
直至今日
竟還無能力拯救她 走出黑暗

滴答滴答 
是雨水的落下 
是淚水的滑落
抑或 
是血液的流離?

滴答滴答
清晰得有點驚心動魄
痛 //

// 2008年6月26日 (中三)
恐懼 忽然佔滿整顆心
毫無預兆 沒有緣由
因為家裏只有自己一個
所以更加害怕

心中一直有個瑟縮在一角的自己
總是顫抖著 顫抖著
今日 終於有勇氣抬起頭
卻嚇然發現
面前站著的還是自己
咬牙切齒的自己
原來
最愛自己的是自己
最恨自己的也是自己

從來阻止我快樂的只有自己
從來阻止我幸福的只有自己
究竟何時開始折磨自己?
我忘記了

我覺得某部份的自己早已被扭曲

也許
我想得太多?
但的確有種痛苦
我還未能宣洩出來

但願天父的愛融化我

過去
已經沒可能改寫
未來
唯有盡量愛自己多一點

我希望自己可以做到
沒有理由 我能愛其他人
就不能愛自己的
沒有理由呀 //

你知道,當局者迷,我不很清楚當年的我是否知道發現了原來心裡一直住著一個不能伸直手腳只能屈身牆角的自己有幾重要;
也不知道四個月後我竟又再遇見那個哀怨女孩而站在面前狠狠瞪著自己逼自己到牆角的竟是另一個兇惡的我有幾震撼。

但回望過去,我知道這兩次的意識對我有很重大的影響。

1. 我意識到自己不快樂。
2. 我意識到逼迫得自己最盡最兇的原來是自己。

怎麼說呢。
那真是個震撼教育。
一直以為是社會、家庭、生活令我痛苦(注意:我無話唔關佢地事),
沒想到竟是自己最不遺餘力地追逼自己。

算不算上帝給我的異象?
我不知道。
但那些年的確是死抱著
「不緊要不緊要,就算連自己都不愛自己,上帝都會愛我。不要怕不要怕。」
而走過如此難捱的日子。

(我又想起和兩位朋友的聊天,也許當我們長大了,我們信的方式或上帝呈現的方法將有所不同。
只是我沒有預想陣痛竟如此厲害。而我仍在尋覓究竟上帝新WIFI密碼是甚麼。)

//沒有理由 我能愛其他人
就不能愛自己的//
這是從此以後常常留在我心裡的話。
也是至此以後我理直氣壯去愛自己的理由。

我以為愛自己是理所當然的事,
我卻發覺有些人其實根本未曾學會這功課(當然有啲人又學到過左龍)。
很多年以後,我終於成功讓憤怒的我、哀傷的我、怯懦的我......合為一體。

當年那個小女孩已經不再停止成長,
並且亭亭玉立(呃……心理上),健健康康。

記得我話
「我唔可以再收埋嗰個唔開心嘅自己。
我要俾返佢出黎。所以以後,我可能會同而家有啲唔同。」
男朋友之後同我講:「嗰晚我以為你講緊鬼故。」
頂,無啲文學修養呀佢真係。
可能因為咁,先可以陪落唔到地嘅我行咁耐。 : )

好多人話,早已不記得當年網誌寫的是甚麼。
又好多人不忍面對舊日自己的稚嫩或過份老氣橫秋,
我總是泰然自若。
都是自己的一部分,又有甚麼所謂呢。

如果面對過去,我們會面紅,會覺得「慘不忍睹」,
那不是很好嗎?
證明我們都在進步了吧 : )

Hey
你心裡還是有沒有住著一個小男孩/小女孩呢
你拯救他/她了嗎
快點吧
擦乾他/她的眼淚
要讓他/她可以自在地成長呀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