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所有看不起網絡世界的人 (Charis Hung) 文字

Charis Hung-Life於 04/07/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曾有人說:
喜歡在網上看別人生活的都是偷窺者;
喜歡在網上分享自己的其實是喜歡被偷窺的感覺。

這樣嗎。
我不置可否。

但有些人接著說的話,總令我火冒三丈。
「我就唔需要靠呢啲。我喺現實生活都有好多朋友。」
時間剎那倒回200X年,網絡社交剛應運而生,而虛擬世界充滿膚淺與壞人──彷彿現實就沒有一樣。
有些人總為自己沒有投入網絡而驕傲著。
「下?!我Facebook唔放野架。」
彷如在網上出Post的人都很可憐,一定是現實生活慾求不滿。

這些都令我目瞪口呆。
都那麼大的人,生處於廿一世紀,被多年網絡洗禮,居然仍是單向思維,非黑即白。
網上的關係都不可靠,是虛假的、是脆弱的、是短暫的……
我以為大家都知道,所有不深入的交往皆是如此。

並非網絡令關係變得荒謬,而是人令關係變得淺薄。

很多人敵視網絡,這都令我覺得奇怪。
比如有一位學者高調聲稱要退出網絡,聲稱這個世界令人浪費太多時間,資訊發放不全面也不可靠,不應沈迷於此。弔詭的是她這文章還是在網上發放,也更弔詭的是很多人在網上share。

世界上有甚麼不浪費時間的呢?
讀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不浪費時間嗎。
談一場最終沒有開花結果的戀愛不浪費時間嗎。
生存,不浪費時間嗎。

似乎浪費不浪費,並不關乎網絡,而是一個人的價值。

沈迷也是一個有趣的論點。
學者的文章以後,很多人立刻貼了一張圖。
廿一世紀,的確人人手持一部smart phone低頭不語,但很久以前,大家手上拿著的,是報紙和書。
我不太能搞得清楚,一樣是字,為什麼拿實體的就叫有修養,不沈迷。

關於沈迷,你人生如果能找到一件令你沈迷的事(用著迷會不會正面一點?這些語言偽術真的是......),也算很不錯了。
你看九龍皇帝寫字,那樣才稱得上沈迷。
你只是用空餘時間滑滑手機,在課餘與工餘喘息之際流連一下網絡就想攀上「沈迷」之名?
你,你算了吧。

但網絡一直被人攻擊,又一直被人所用。
網絡很可憐。

所以我要好好感激網絡。
沒有網絡的我是不完整的。

好朋友都說我外熱內冷,我感謝網絡令我不被誤解。
在網絡,我不喜歡沒有共嗚不想回應的通通都可以視若無睹,在現實,我還沒有任性到對面前的人視如不見。
我廿五歲,不是五歲。
不能夠理所當然把不喜歡都擺在面上。
但在人人平等的網絡,你就放過我吧。

我尊重所有選擇與不選擇於網絡建立關係的人。
但我鄙視鄙視網絡世界的人。

那是一種選擇,並無高低之分。

而我很憤怒,關於有人批評我和網友的關係。
「我和你那些厹不同」
厹?是有多不尊重人才會用這一個字?!
「我有自己的女友和生活」

……
我很多網上朋友還結婚生了小朋友呢。
也有很多是女性呀。
然則,單身又如何呢。

為什麼在網絡相聚必須要負上這些污名?

你經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介紹認識和你在網上認識一個人真的有很大分別嗎。
用電話和用網絡聊天又真的有很不同嗎。

又很多人說「你試下離開部smart phone,個世界可能好唔同。」
對,你試下離開「電」去生活,世界也可以很不一樣。
我就是喜歡smart phone嘛。
我很喜歡它帶給我的世界呀。

中學玩辯論時,常常有一種很老土的總結。
「XX只是一種工具,好與壞全憑使用者而定。」
我以為這些老土簡單的道理人人都在中學時間學懂了,原來並沒有嘛。

在現實和網絡,我都有一些很珍惜的人。而這些人時時橫跨兩者。
他們之所以被珍惜是因為他們值得,和網絡或現實全無關係。
標籤: 虛擬世界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