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學懂讓他人能踏上落台階的美德

Charis Hung-Life 於 08/0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有時候率直、真我與無知、難頂不過一線之差。

12月剛過,相信大家都無可避免會遇到大大小小交換禮物/廢物的環節。
雖然我不好此事,不過和朋友一齊意思意思,拆拆交換的禮物/廢物,終歸不是一件難受的事。
我也想像不到這件事可以如何變奏為災難。
頂多收到令人欲哭無淚的禮物而已(我就有朋友收到文具套裝和綠色眼影)。
畢竟佳節當下,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就笑幾下算喇。
不過人類就是一種很奇妙的生物,永遠能化神奇為腐朽。

話說交換禮物形式各異,有直接交換,也有secret angel之類。
朋友正是玩Secret Angel那一種。
朋友是個很活潑的人,交換禮物當晚四處問誰是誰的Angel,又問人準備了甚麼禮物。
有些人願意答,有些人說要保持神祕。
其中一個朋友微笑著答了是X,非常漂亮的,希望那人會喜歡。

後來各人收到禮物,朋友正正收到了禮物X。
他當堂黑人問號,感到非常難搞,
並大聲嚷著:「點解會有人送樣咁嘅嘢,嗰個人諗咩架!救命呀!」
然後身旁人推推他,在電光火石間他才聯想起禮物X和那笑笑口說希望收到禮物的人會開心的朋友。

他望向那個送禮物X的朋友,那塊面,已燶到爆。
那刻,尷尬到極點,他想搵個窿捐。
朋友說如果一早醒起是那個朋友送,必定會默默收好禮物。
因為那是個非常認真的人。
想必他一定傷害了她。

「不得了!」我吸一口氣,續問:「咁後來點?你有無同人道歉呀?」
「當然有啦,佢黑左我成晚面。我同佢講返醒唔起係佢送,同埋唔係唔鍾意份禮物,只係實在用唔著。解釋左好長篇。事後再三道歉。」
「然後呢?佢有無無咁嬲?」
「佢淨係回左我一個字『哦』。」
朋友覺得非常難堪。
那晚氣氛也變得奇奇怪怪。

我會說,我的朋友實在不夠敏感,有時候是少了根筋。
只是大家都不再是十二、三歲的青少年暴風時期,到底有沒有必要讓事情搞得那麼僵,有沒有需要拆掉別人好不容易鋪上的下台階,堅持讓他站於高處表演難受?會不會可以讓心柔軟一點,甚至幽默地化解難堪,讓對方鬆一口氣,而不是氣急敗壞?
畢竟,那是朋友,而不是敵人呀。

成熟的人有自己的原則和要求,但成熟的人也必然明白每個人都有著限制而且不完美。
人生開心的時刻已不是那麼多,何苦還為難自己,為難朋友?
世界上很多事情都需要執著,但不包括刻意令一個有歉意的人出醜、難受。

如果事情不是就算對方死了也不能原諒的,就讓我們吸一大啖氣好好練習氣量,在對方知道錯的時候,送上我們溫暖的微笑,解開他的窘境,讓他放心下來。

相信我,那必會是件美事。
《繼續吹》某日某月 - 湯怡同大地雞同鴨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