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蟑螂的故事 文字

Charis Hung-Life於 27/07/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家住低層,又在樹叢附近。夏天來臨之時,我知道,牠們將會再次出現。

最初是深夜,在廁所,一隻,鬼鬼祟祟地爬行,很快消失不見。
後來是兩三隻,入夜便出現,你一邊我一邊,佔據不同地方。
日子愈久便愈倡狂,不止數量增加,連地頭也開始擴展──客廳出現了牠們的足跡。

「你去買啲曱甴藥返黎呀。」哥哥說。
但我太忙了,一直沒有買。

我一直不殺牠們。
我並非害怕牠們,我只是覺得牠們真的好核突。
我也忍受不了拍扁牠們後,那些內臟甚麼的噴射出來。

好嘔心。

係,我承認我間中會想:「我憑甚麼可以殺牠們呢。」

直至前兩日,仍然燈火通明,牠們又在廳中肆無忌憚地四周橫行。
我很過份的。我可以對牠們視而不見。我甚至會避走,務求牠們爬到咁上下就在我面前消失吧。
但那一晚,全家都睡了,而我在打文。

牠・們・竟・然・飛・起・來。

是的,是牠們。
不只一隻,是兩隻。
不是由這裡飛到哪裡,而是在空中飛行,至少停留兩秒,然後四處亂竄。
我有一點點崩潰。

第二日我就去了買蟑螂藥。
媽媽忽然和我說:「其實曱甴同人一樣。」
「?」
「真架。如果佢地有啲死左,其他會行埋佢身邊望下望下。其實佢地同人一樣,都有感情。只係我地唔知道。」
(btw,媽媽講的時候並不知道我打算買蟑螂藥。她真的是忽發其想。)

於是當我放置蟑螂藥,而牠們突然絕跡於我家中,我就在腦中編撰故事。

蟑螂A:「我地而家唔可以出去架!出面有毒藥!」
蟑螂B:「無錯,一出去,我地聞到啲味,會控制唔到想食。食完就會死架喇!」
眾蟑螂:「係呀係呀」
牠們極力彼此阻止大家外出,以免付上生命。

但,這個世界,總有「漏網之蟑」。

那夜,有隻蟑螂悄悄出現在廁所內。
我在想究竟那藥有沒有效呢?
於是我停留。
我看著牠爬了一會,然後慢慢向著藥的方向前進,最後一頭栽進藥餌之中。

忽然聯想起飛蛾撲火的故事。
明知撲向火只會毀掉自己,卻無法不追尋那危險而吸引的火光。
就像明知有些人不該投放感情,我們總是無法自控。
有時我會想,飛蛾被燒得噼嚦啪啦的時候,牠幸福嗎。
蟑螂在吃著無比美味的藥餌時,牠甘願嗎。

一生中最快樂也將最痛苦的時刻,就那樣弔詭地重疊在一起。

然後我的家裡沒有蟑螂,暫時。

我有甚麼資格可以殺掉牠們呢。
我沒有。

有人說為了不殺生,所以改吃素。
我問,植物就沒有生命嗎?牠就不會痛嗎?
「好多植物都會再生。你割左佢呢度,過一段日子佢會再生返。但動物死左就係死左。」
「咁都唔代表佢唔會痛喎。你唔殺隻動物,整親佢,佢都會復原架。植物會再生係因為你無連根拔起殺左佢,如果你殺左佢,佢都一樣會死。」

我不反對吃素。
但如果吃素只是因為不想殺生,我會覺得……

對於殺掉蟑螂又或者吃掉了動物植物,我是沒有覺得愧疚。
這就是我們彼此的關係,在特定的場景,我們成了敵人,我們成了食物與食客的關係。
同樣有一天,當我進入野生動物的世界,而我被甚麼動物吃掉了,我們又怎能怪責呢。

這就是我們的命。我會好好面對。

我不會一邊殺了你,又一邊內疚,再一邊殺掉你。
但我會記得我是踏著你的屍體向前行。我會更加努力好好地走。

這是關於我不得不傷害你竭力能做好的補償。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