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樓為了當作家:專訪前TVB主播陳珍妮 文字



最近陳珍妮做了許多訪問,內容幾乎都是關於她新出的那本《TVB新聞部血淚史》,以及她在無線電視當主播時的辛酸故事。訪問中的她都顯得敢言,但又有點難相處--爆料喎,是非喎,大家都喜歡,但又會覺得她說是說非,而傳媒也誇大了她說是說非的一面。有供有求,香港就是這樣。所以當我們在書展外的Cafe一坐下,我說這次訪問想多談談你的個人故事,陳珍妮說:「真的多謝你。」沒有串串貢,真誠得很。看似串嘴的她,其實是一個文青。


我是文青我讀書
陳珍妮,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畢業,新聞系碩士,在《蘋果日報》跑過外電,電視新聞主播生涯約4年,在就執的亞視及是非多多的TVB都做過,仕途就算有波折,以香港傳媒工作者來說,都是最不錯那一群了。

「我一開始就打算讀新聞。但可能會考成績不夠好,就進了中文系。」陳珍妮說。而其實中大中文,收生標準都好高的。但無論如何,陳珍妮讀中文系也愛讀書。她說自己好喜歡亦舒,大學時讀過村上春樹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成了她最愛的村上春樹作品。你沒讀過不要緊,只要理解,這文青得很。

畢業後跑紙媒外電,不用見人,也沒想過當主播--這好像是選港姐的經典對白--後來見到電視台有主播空缺,就踏上主播之路。

陳珍妮希望出版小說。

一個好故仔
傳媒人口中的「故仔」,其實指一宗報道。因為傳媒人要想怎樣鋪排,讀者才會了解事情的真相,所以傳媒人都習慣說自己做過什麼什麼「故仔」。陳珍妮說,在大台工作時,她曾有個故仔好想做,但上司不給她做。

「我跑開Soft啲嘅Beat,手作市集之類的故仔就由我做。這些故仔我都喜歡,因為我覺得我能理解藝術的語言。但大台分Beat分得好死,我要做啲硬新聞?唔可以的。」做得傳媒,怎會不想做時事、偵查之類的報道?「我試過有一個故仔。獨家。我有Source的。」聽到陳珍妮說到獨家有Source的語氣,你會知道這兩件事對傳媒人有多重要,「但上司不給我做,他叫我畀另一位同事做。」這就是TVB。

陳珍妮在TVB工作得不太愉快。不愉快的情節,你可以買本《TVB新聞部血淚史》,或搜尋一下她的訪問就好。陳珍妮說自己愛自由,這樣的人怎會頂得住3年多無線生活?「人生不能永遠自由的,總有些時候,你要咬緊牙關撐過去。」$11,000的起薪點,派系鬥爭,流言是非,凡此種種,咬緊牙關就過去了。

畢竟自由是要通過犧牲的,但犧牲是否有價值?我問她,在大台做過主播,是否對你現在發展有幫助?「也不是全部都是因為大台的。我現在正職是Marketing,另外會當電台主持、寫稿、中英法翻譯、配音等,當中有些工作也是來自大台以外的脈絡。我一直努力將別人給我的工作做好,這樣的話脈絡就會一路累積。」

陳珍妮在簽書會前接受傳媒訪問。

買樓,當作家
問到陳珍妮這刻最想做到的是什麼,她想了一想,然後笑道:「我說買樓,是否很市儈?」

其實買樓總不是香港人人生的最終目標,大家都只想有個安身立命的居所,然後才追求更大的目標,只不過這目標對太多人來說太難達到了罷。陳珍妮說,她其實想當一名作家。「不過你知道,在香港當作家,收入低得可憐。那我只好用其他方法先保障自己的生活,然後才專心寫作。」

在傳媒工作,令陳珍妮有份危機感,又因為傳媒工作令她幾乎沒消費的時間,她每月的收入都能儲起大半。「我會找專業人士幫我投資,畢竟那不是我的專長。」

不過,陳珍妮已經出書了,她已經是一名作家啊?「其實我是想寫小說啊。只不過編輯說,你還是先寫TVB的事吧,那比較有吸引力。」

在書展期間,陳珍妮的《TVB新聞部血淚史》賣了超過2,000本,可以說是大賣。「我這本書,在好多人眼中,就算以流行讀物來說,也是比較低俗的吧。」她說來有點無奈,生活就是會遇到這種情況:你贏了,但你未算很高興,因為贏得不夠體面。畢竟她也是文青啊。

不過時間會說明一切的。就如陳珍妮的傳媒前輩李怡說過,一個人是一生行為的總和,經濟自由是很重要的。沒有經濟自由,身體又怎會自由呢?不過這一刻,陳珍妮還是要努力,才能完全自由追求理想。

那你覺得何時可以買到樓?「可能是來年吧,不過買了也要供啊。」她說。

祝她早日可以自由,而勿忘初衷。現在的年輕人,總是以這話互勉的。希望終有一天,香港會少了一名涉嫌說是非的電視台主播小花,而多了一名小說作家。



延伸閱讀:專訪愛情小說女王深雪:寫作致富,投資有道

___________

你想比較樓宇按揭嗎?MoneyHero為你比較。更多慳錢貼士同理財建議,就要留意MoneyHero blog,同埋緊貼MoneyHero facebook page!
標籤: 陳珍妮  主播  血淚史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