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香港製造:尋死的自白 文字

Nikkixlife於 14/07/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香港製造》首次上映,正是1997年香港回歸之年。4K復刻版在過了20年- 即在2017年重新上映。對我來說,回歸前後及的改變感受並不深,畢竟97年的我也只不過是個小學雞,我或許也無法領會別人所說《香港製造》帶出97年回歸前的唏噓,但是從《香港製造》幾位主角的故事,還是對人生有很深的感受。

以屋邨作為背景,主角是中秋(李燦森飾)是個混混沌沌的古惑仔,阿萍是患腎病絕症的少女,阿龍是弱智被欺負的少年,還有一名受情傷後,留下兩封遺書便自殺而死的女生的阿珊。他們都是社會的低下階層,缺乏社會關愛的邊緣少年。故事是由中秋的讀白開始,發現了父親的外遇,然後母親的離家出走逃避,他告訴我們他對這世界的不滿,他討厭大人的不負責任,也討厭自己無法掌握命運。


曾經他嘗試用自己的雙手去改變命運,去拯救阿萍,他決定要當殺手籌集所需的資金。可是最後行動失敗,被砍傷後住院一個月後發現阿萍敵不過病患而死去,阿龍也因偷運白粉而被殺。中秋一心以為自己可以改變世界,改變自己、甚至是改變別人的命運,但發覺自己的力量原來是這麼的渺小。把自己的盼望耗盡之後,他還剩下什麼?起初,他不明白阿珊為什麼要跳樓自殺,慢慢他明白到當人如果沒有路可走,跳下去也不是想像中的害怕。比起面對將來,他們寧願活在過去。「要面對一個未知道嘅世界,我地已經得到免疫。」


我很討厭別人常說的:「你們有的是青春。」一口說著「你曾經年紀還小,揮霍一點青春也沒差」,然後借機叫你「學習一下」、消費你「年輕」的本錢,出發點只是因為懶惰、不想做,找些藉口叫你去做、去學習一下,到頭來只是為了自己,卻燃燒你的時間,還有心機。當發現的時候,心機也許只剩一小撮,而當最後的心機被耗盡時,似乎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推動你繼續活下去了。


這部電影很寫實,面對著人生我們沒可能分分秒秒都是正面,這只是把最真實的一面呈現出來。而已。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