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架裏頭的長方形


喜好去文具舖和書店,齊整的感覺很好。
(不要介意,我這份人有點A)

尤其文具舖和書店多數都是很安靜的。

一個個格仔,裏頭總是一個疊一個的。
幾層放在一起,若果架裏頭是一個個方形盒的話,
外面看過去,就似是一個個九宮格。
尺寸相同,外形相同,很齊整的排在一起。

若果是一張張紙,例如是文件夾,就更看到店員對細節的專注。
一個個薄薄的文件夾站起,高度相同,
若果有一個文件夾輕微突起,會很礙眼。
所以,若果文件夾很齊整排列着,
那份對細節的專注、對形狀和諧的執着,
會很清晰讓我的眼球看到。

縱然喜好齊整的排列,但我都喜好另一種的排列。
文具舖和書店裏頭,很齊整的,
多半是沒什麼個性、靈魂的東西。
就似是一大堆相同的筆、一個個相同顏色的文件俠、一排排的釘書釘。
因為它們都是相同的東西,
任你去文具舖和書店多少次,
它們多數都留下,奴性被它們的靈魂困住。
另一種的排列是因為本身不同,每個獨特的個性而揍合。

她們的配搭,表情的顏色不同,形成一幅由長方形組成的圖畫。

是書。

任你是多麼厲害的圖書管理員,
要把一本本不同的書,砌成一個個沒表情的長方形矩陣,基本上是沒可能的。
書架上放着一個個長方形,
她們高度不同,厚度不同,
上面寫的書名更有長有短,字有時大有時小。
用的色彩更沒有什麼規律可言。
沒有一本書可以和另一本書組成一幅連貫的圖畫。

但神奇的是,
這些書沒有因此失色,
她們在整間商店佔的位置最多,
放眼四周可見。
但你不能簡單走兩圈,就能大膽說得出書裏頭的風景如何。
她們的顏色不在書脊一個個窄窄的長方形。
你唯有將一本書禮貌的,從幾本書表面的磨擦中慢慢用心取出,
你才能看到裏頭比書脊更大的長方形。

這個更大的長方形,雖然更大,
但不要忘記,只是封面而已。

因為一個長方形書脊,和一個更大的長方形封面,
我們拿起了一本書。
但要知道一本書,明白一本書裏頭談什麼,
我們總不會只花時間在書脊和封面而已。
吸引我們的,不只是眼球能夠見到書的外皮,
我們喜歡的,是書的厚度。

深藏在裏面,
或許是二三百個的長方形,我們稱它們做「頁」。
我們雖然見到每一個長方形的前面,但我們不會因此而滿足。
多半書的長方形都是雙面的,
每看一個長方形,她上面的傷痕,我們稱為「字」的個性記號,
告訴我們這些長方形有着一點點的經歷。
因為長方形以外,我們知道有一隻手把一個個記號點綴在吸墨的材質上。

我們看完一個長方形的表面,
總要用手翻一下,看看背面,
才能看到下一個長方形。
看完一頁,翻到下一頁,
我們把這些記號讀進心裏頭。

帶着迷恾和好奇,
我們繼續我們的探索,
由最初拿捏一頁,到後來把一層層的書頁用手指輕輕捏起,
我們拿捏到的,
說得輕省一點,是厚度;
說得深刻一點,是深度。

我們無法憑肉眼,用兩三下手勢就能看盡一本書,
看一本書的深度,要用耐性。
逐頁用指尖細意挑起每一個書角,
觸摸每一頁那種貼手的材質,
用眼去看,用心嘗試幻想、感受。
一次次的抵着未知帶來的失望和挫敗,
憑你的堅持,
伴隨着跟歲月同路的頁碼,才能完滿看完一本書。

一本書內藏的,
是一個人的想法,從心裏頭吐出來的記錄。
我們翻動書頁,尚且如此細心去看,
何況是一個個真實的人呢?

#思緒筆記 #Stepasidehk
=====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po7nbkEBEgM/
《繼續吹》某日某月 - 湯怡同大地雞同鴨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