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29 凌晨 《近到神那兒》 文字

我盼我可以在還有精神的時候,寫下我今晚要寫的東西,很想先寫下自己的感受,但先靈修。

我今天不抄下經文了。帖撒羅尼迦前書 4:13-18。經文提及復活的事,是保羅為要教導帖撒羅尼迦信徒,回應他們的疑問而寫的。

還是抄下兩節經文 4:17-18 (現代中文譯本)。
「接着,我們這些還活着的人都要跟他們一起被提到雲裏,在空中跟主相會。從此,我們就永遠跟主在一起了。所以,你們要用這些話彼此安慰。」

我真的不知可以寫下甚麼。還是勉強寫下我對經文的少少體會。這段經文是 T 小姐爸爸出殯禮所讀的經文。是今晚安息禮程序表見到的。似乎這段經文總會跟死亡扯上關係。今晚,見到 T 小姐眼有淚水 (很少見到)。「用這些話彼此安慰。」我們是有盼望的,但離別之時恐怕必有傷心。即使安慰過後,亦有傷心。今晚當傳道人慰勉時講到 T 小姐爸爸是個對信仰認真執着的人,而想到這樣的人要離開世界,亦有點傷感。

三福出隊時 L 先生問過,「天堂是怎樣的?」我也像經文的答法一樣,「是可以跟主永遠在一起的地方,與神親密的一起。」但事實上,要感受這樣的事也許要回天家時才能明白、感受到。看似遙遠,的確遙遠,現在未能透切明白,當有一天神真正「坐」在旁邊,會是怎樣呢?

我先想,其實應該會恐懼。(現在的想法) 當你整個人,任何事、思想,有保留的東西也活生生放在自己和神中間時,其實會恐懼。(當然自己知道要把所有事交給神,但今天又發覺有些是自己試圖控制着)。倘若我假設每個人總有點東西保留着,不交給神,縱使是基督徒,那麼,當我們真正全人回到神懷中的時候,我們是會「被迫」敞開所有,將所有事告訴神呢?這樣,對現在的我來說,的確有點恐懼。有時自己總覺得一定要把所有事交給神,但另外一些時候又恐懼。自己在自覺和不自覺下保留了一點東西 (也許很多)。不願禱告神、不願交給神。這明顯是個矛盾,也許亦是自己生命中的一點點傷痕造成的後果。

今晚,其實自己不開心,有時你見我握着拳頭或者深呼吸的時候,就是我不開心的時候。也許準確點,是有點壓力的時候。又是要求高低多少的問題。我今晚對我自己的表現不滿意。細節上和某些大環節亦然。自己對自己的不滿。

另一,是一個「像是不被接納」的傷痕。我近來經常發覺,我似乎近來需要一段較長的時間獨處。當是傷口癒合的時間也好,逃避也好。我感覺上需要。我需要遠離人煙,一個半個人也不要在旁,讓我可以獨處休息,讓我可以不要說話,靜靜呼吸。也許是睡覺,看風景,看書,總要一個人。近來特別辛苦,無論是自己給自己的壓力,或是朋友中那種似是不被接納的感覺,都叫我辛苦。但我不能逃避。環境、責任上叫我不能逃避,根本無辦法逃避。想離開數天獨處,也是不可能,下星期又要上課,又是一個困難。在辛苦下又要迎接新的挑戰,也許會更辛苦... ...

我的知識叫我不要靠自己,但現時我似乎處於靠自己和靠神中間。經歷上,在這事上,我似乎見不到神很多的恩典。有,但好像只是間歇性的恩典,我很難看到神的恩。我的知識叫我不要靠自己,但我的確自己獨處一段時間,「真正」離開現在的困境。但我沒有能力 / 充滿限制不能行到這個地步,但我又不是「完全」依靠天父。另一種辛苦。

求主挪去這種辛苦。

(也許是疲累叫我寫下這樣的話)
(疲累時容易糊思亂想)

#日記小說 #Stepasidehk
===== ===== ===== ===== =====
Facebook: 不連貫,Step aside (@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Instagram: stepasidehk
標籤: 日記小說  Stepaside  Stepasidehk  
【球迷世界 X Futbol Trend 睇波之夜 — 曼車大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