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治雲】我與六四的二三事——面對六四之爭的態度

4media life 於 04/06/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係睇更多精彩內容之前,不妨follow我們專欄的fanspage呀!
4 media life fb page
——————————————————————————————
「毋忘六四,繼承英烈志;薪火相傳,接好民主棒。」這是我第一次去六四晚會時的主題,這句說話,也一直牢牢地刻在我的腦海中。

2009年,我是一個愛國的初中生。我自小己經喜歡讀中國歷史,對戰爭和朝代興迭尤有興趣。而從2003年起的神舟太空探索系列,2008年北京奧運,幾年間中國的成就讓我的愛國情緒慢慢累積。加上我家一直看TVB,所以無線新聞一直探演摧化劑,讓我討厭泛民主派的反對態度。

2009年,六四二十週年燭光晚會前夕,香港紀念六四的情緒前所未有地高漲。如果不計「本土」、「左膠」之爭,直至現在,仍然沒有一年能比得上那年。而2009年6月4日,也正式標誌著我的啓蒙。那年,母校圖書館也購入了一些六四書籍。那時我是一個上課不會聽書,只會低頭在櫃桶看書的學生,所以看見有新書,我便隨手拿了一本,想著待會上課看。那本書叫《人民不會忘記》,而從那天起,關於六四的一切,我從來沒有忘記。
說六四事件是我的啓蒙,原因在於它向我呈現了香港以至中國的另一面。在那個沒有智能手機的年代,學生不常接觸到互聯網的資訊,對香港社會、尤其是政治的認識不多。讀過《人民不會忘記》後,我開始對媒體、大眾所建構的社會光景感到強烈的迷茫和失落︰為甚麼我從來沒有聽過,中國大陸曾經發生過這樣一回事?或者並非沒有人說過,只是我聽不到。於是我開始搜尋各式各樣的資料,漸漸發現原來香港受六四事件影響如此深遠,原來曾有一百五十萬港人上街支持北京民運,原來當時所有香港頂尖藝人曾曾與長達12小時的《民主歌聲獻中華》活動為民運籌款,原來香港政治光譜的泛民主派正因六四而生。這一切讓我發現,一件二十年前,遠在我出生前發生的事,原來與我身處這片土地竟有此鉅大的關連。
//蒙著耳朵 哪裡哪天不再聽到在呼喊的人//
——長城,Beyond

六四事件二十週年晚會,讓我看見數以萬計的民主同路人。那些歌聲,那種氛圍,帶給稚時的我的震憾,一生難忘。從此我成為了一個關心社會公義、熱心政治的人,甚至在大學放棄中文這個興趣,修讀了政治系。我今時今日的政治觀、以至價值觀,全都源自六四。除了去年旅歐,每一年的六四晚會我都有去。從第二年起,我已沒有跟隨大會叫口號,然而我仍然十分重視那點燭光。「發乎情,止乎禮」,這個晚會凝聚的不僅是香港對內地民運的支持,更是每一個香港人對爭取民主的表態。或許二十多年後,晚會有僵化之處,但「義以為質,禮以行之」,我仍然相信它是一個適當地讓我們高呼民主願望的場合。

自雨傘運動後,我們看見社會上愈來愈多分化、鬥爭,不少昔日同路人都執意與往日舊人割蓆。然而,這個世界並如此簡單,說割裂就割裂。母校新亞書院有一個天圓地方鐘,喻意人類並非存在於時空的獨立個體。縱觀,我們與歷史進程的承傳和發展密不可分;橫觀,我們要對所處的社群以至世界負責。口說割裂是容易事,但同時亦是最消極的做法。世界有太多價值,而現代民主精神可貴之處就在於有空間容納各種價值,讓我們互相理解、求同存異,而非遇上不同意見立即讓對手萬箭穿心。

//忘不了的 年月也不會蠶蝕
心中深處始終也記憶那年那夕
曾經痛惜 年月裏轉化為力
一點真理 一個理想永遠地尋覓//
——自由花

我固然認為六四事件與我們密不可分,但本土思潮的冒起,無疑能讓我們深切地反思六四於自身、以至於香港。但在溝通、討論期間,我們不應盲目排拒他者,而是應該將心比心,兼容並束,畢竟在民主這條路上,我們都是同路人。
在民主社會裡,所有的群體成員都是命運共同體,這點不容我們否認,因為我們每一個政治行為,都會影響到其他每一個人。由於現實上我地無法每次意見不合時都與他人割裂,所以我們才會運用民主程序,一套和平又給予每一個人適當尊重嘅程序,去處理社會上不同議題。亦因如此,民主亦意味著我們要尊重每一位公民嘅意願。現實就是一百個人有一百種聲音,而民主精神並非要我們將不合的聲音抺去。反之,我們要讓大家和平共存、互相理解,共同合作消除民主路上的障礙。

//也許我的眼睛 再不能睜開
你是否理解 我沉默的情懷
也許我長眠 將不能醒來
你是否相信 我化作了山脈//
——血染的風采
——————————————————————————————
作者簡介:
我是公治雲,不愛生根,最害怕誓盟。看我的文章,最好在晚上。


想了解更多精彩內容,記得follow我們的專欄啦!
4 media life fb pag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