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治雲】那一天我們會死

4media life 於 16/07/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係睇更多精彩內容之前,不妨follow我們專欄的fanspage呀!
4 media life fb page
——————————————————————————————
黑,焗,醙,塵。推開這道門,藏著這個老地方歷年來的故事。

死板的白色燈光流入房間,可能過於死板,摑醒了那面紅色的旗。嚴格來說他並不是一面旗,而是一塊大帆巾,但管它的,人人都喚他作旗。每一年的某個時候,我們總會把他請出來,看看台下的莘莘學子為他叫破喉嚨,搖旗吶喊。老實說他覺得那場大龍鳳有點吵耳,這是某次我把他綁起來的時候他曾告訴我的。我也同意,所以那次我直直的靠著他睡了。

「要起床了嗎?」去年下大雨,大家怕他老人家會滑倒,決定暫且順延一年。

「還早啦,再睡睡吧。」老人家自覺時日無多,總是想見多一點小孩子。年輕人可沒所謂呢,「舊嘅唔去,新嘅唔嚟」。
沿著生銹的鐵架走進去,架上霉黃的竹子偶爾伸出數支觸鬚,輕搔著我的手臂。我早已預備剪刀。觸鬚不可以留下,因為我們只要你最光滑的一面,不要稜角。其實竹子有無稜角,於我並無所謂,反正我的皮夠厚。不過好像是說害怕刺傷同學。

「放心,不痛的,一下就好。」啪。
「一下之後,你會享受的。」一種沒有血的死亡。

找到了,一張鋪滿灰塵的桌。我學電影女主角,吹起桌上的灰塵,他們頑皮地飛舞起來,似要抗議我把他們和桌分開。沿著走進來的路,我拖著桌子走出去。

「回去吧。」桌子說。
「回緊囉咪。」我說。

提起桌子時,它的鐵邊會嵌入指節,貪婪地吸啜鮮血。所以每次扛起桌子,桌子都會變得更沉重,因為提起的不只是眼前這一張桌子,還有背後數不盡的靈魂。害怕的人會與其他人合作,這樣他們就永遠不會經歷轉世。千斤擔子兩肩挑。兩個人,就有四肩。

隨著拉扯桌子的刺痛,焦黑的鐵鏽漸漸融入我的細胞,卻像興奮劑一樣讓我的感官變得特別敏銳。眼前這條路是你在新亞最喜歡的路,因為兩旁的樹梢向路中心傾斜,好像一直歡迎和庇蔭著往來的人。你身邊出現了往來的人,你耳邊響起他們的談笑聲,你卻發現自己從來不知道那些樹的名稱,就如你從來未有明白過自己。我忽然意識到,那非鐵鏽,那是夾雜回憶的詛咒。
「嗒、嗒、嗒......」桌子已經無言,吃不完的鮮血滴在沿路。一滴、兩滴。

再往是就是圓形祭壇。每年盛夏,總會有數以百計的祭品被帶到這裡,由幾個天王挑選,再經歷血的誓盟。有人說那不是血,管他的,我每次也咬破舌頭。與來的時候雙手空無一物不同,這次我扛著沉重的代表歷史的桌子,一步步走到中心。又回到最初的起點,這次,我終能永遠留下來,不用分離,也無法分離。

「喂新亞!......」
「多謝你嘅提問,我係第十九屆候選內閣......」
「新xx四,......」

而我馬上就要在這裡進行最轟烈的天葬。躺在堅實的桌子上,幾點星空飛入眼簾。某個關於這個地方的節日中,我也曾,抬頭望星空一片靜。我以為自己是主角,然我只是配角。我以為自己是旁觀者,然我卻是當事人。
桌子忽然傳出破裂的聲音,然後整張粉碎,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我想起那個傳言,不要在廣場中心出聲,唯有沉默才是對待歷史的最佳回答。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我在坟上刻下的名字。
夜風澟澟,冷月如勾,留著了這個小城的記憶,並將一代一代永遠的流傳下去。
——————————————————————————————
作者簡介:
我是公治雲,不愛生根,最害怕誓盟。看我的文章,最好在晚上。


想了解更多精彩內容,記得follow我們的專欄啦!
4 media life fb pag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