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草】 對唔住

4media life 於 13/04/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係睇更多精彩內容之前,不妨follow我們專欄的fanspage呀!
4 media life fb page

—————————————————————————————————————
過年前的一個周三,我被安排帶一班高小孩子逛年宵。逛得當然高興,途中便買了小吃給我負責牽著的男孩。以為男孩會以司空見慣的懶嗓子說謝謝,誰知他抱著那塊糖果又跳又笑。或許,有智力不足的孩子當真容易快樂些。看他說了滿心歡喜的謝謝,我立即想起另一班孩子──中度弱智的高小學生更像天真無邪的嬰孩呢。想著要看更多孩子的笑容,我就多買了一大袋誰都可以吃的金幣巧克力(不少口肌差、有吞嚥困難的孩子其實都可以吃巧克力)。

回到學校,我立刻奔到中度班孩子的課室——我遲到了,年宵行程遲了一點點,平日裡周三這段時間,我應該在這班快樂地上課。代課老師在跟孩子們分享新年食品——這是我知道的,我老早跟老師說好了,要是我趕不及回來,就全程拜託她;要是我來得及,該會帶回一些美味的新年食品給孩子。課室門一開,看著他們一個個乖乖唸新年祝福語,我向代課老師鞠躬道謝。不久,下課鐘聲響起,代課老師就拉著我悄悄說:「其他孩子都聽話,就是XXX,他老毛病又發了,不知怎的又故意上課時隨意遺尿。」

想也不想,我就把XXX從坐位抓了出來。雖然他的自閉症讓他一時不適應代課老師而緊張,但他懂的,以遺尿來發脾氣就是不對。大家也都教訓他多次了。「XXX,跟代課老師說對唔住。」其實我不惱,因為我懂,遺尿也是他其中一種語言,但我必須讓他明白他不該這樣「說話」,所以我說得溫柔而嚴厲。平日裡,他話不多,大概因為自閉與智力不足吧,而我也慣了他另一種語言——搖頭晃腦。快樂時搖一搖是有的,但緊張或不滿時,他會一秒搖上六七次,把頭兒都要晃掉似的,而汗珠邊搖邊落,像狂風中,一根根草兒上的露珠被急急搖落。我要他道歉的時候,他就正正搖成這個樣子。這下子我緩緩的搖頭:「乖吧XXX,只要你認錯,老師就多給你一個金幣朱古力。」他眼睛立即凝著我手中的金幣,又似懂非懂的看著我,不過幾秒鐘後他又再低下頭,搖頭搖得更快了。

像平日一樣,此時,我單手摸摸他胡亂搖的頭,帶節奏的輕撫數下:「來,是不是有其他事?你要說老師才知道。」他不過是有點沒安全感而已,多說幾遍,多撫幾下,他搖得慢了,緩緩把頭抬起,眼兒映出一片迷惘。他肯定是想說話了,經過幾個月的相處,我敢肯定,他又忘了怎樣開始說一句話,於是,我提醒著:「我……」喜歡模仿的他就開口:「我……」但他說不出。嗯,那他應該是想發問了,我換了個字提醒:「點……」我猜對了,他果然立即高聲說:「點解唔上中文堂?」我知道他想說的是,為什麼這天一開始不是我來上中文課。

原來是我的錯。我忘了這些孩子需要額多的心理預備,我早一天忘了通知他,今天我可能趕不及回來,我忘了他容易緊張害怕。我開懷的笑了,因為我可以立即示範道歉。「XXX,對唔住,老師下次會預早通知你。」我再次摸摸他的頭兒:「老師道歉了,你也要跟代課老師道歉。」我按著他的頭兒提示道:「望著老師吧。對…」這次,他小聲說:「對唔住。」我又再提示:「你下次還敢上課遺尿嗎?」他就搖兩搖頭兒:「我下次不敢。」

他已經進步了不少,要智力不足的自閉小孩面對社交,你要懂,那不是易事,所以我由衷的拍拍他的肩:「老師欣賞你乖。」然後我把金幣巧克力給了他。這次倒不必提示,他接了金幣後,用金幣擦了擦自己的臉蛋,又放在鼻子前嗅了嗅,頭兒輕地搖了兩下:「多謝老師!」他釋懷了,也當真因著金幣樂得很。

編者按:看見孩子的笑容,我想作者想把整間零食店搬過來吧?(笑)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教育  忘憂草含笑花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