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晴】其實,達明一派仲係好潮!

4media life 於 04/03/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達明一派成立三十一週年,三月舉行的演唱會零贊助,門票卻已所剩無幾。他們的歌,曲風前衛,在當年的香港樂壇獨樹一幟,帶領電子新領域;歌詞更是反映社會,記錄時代。時至今日,仍有不少達明的歌歷久不衰,聽來覺得極有共鳴,如果不知歌曲背景的話,還以為是新作,正在訴說香港社會現況。其實,達明一派,仲係好潮,in足三十年!

今天應該很高興
八十年代起,香港人恐懼九七回歸,移民潮爆發。每逢佳節,「應該」很高興,可是親友大多移民外地,串串思念只能化作文字把信箋寫滿。二十多年過去,近年香港移民數字又創新高,雖然科技發展迅速,今天相距千里已不必寫信,skype等各項視像通訊軟件使「見面」變得方便,可是,多麼高興,多麼溫暖,只要願幻想彼此仍在面前,相信仍是不少移民家庭的寫照。

十個救火的少年
「十個救火的少年」這個故事,堪稱寓言,指向殘酷的現實,醜陋的人性。多少運動或革命,起初響應的已經不多,最後真正實踐的就更少,堅持到底的更是絕無僅有。此歌作為六四、雨傘運動,甚至本土派的「革命」的反思,似乎都很準確。

天問
寫於六四事件後的這首歌,表達對社會不公的強烈控訴,今日重聽,腦海竟浮現近年社會的種種問題——雨傘運動暴力鎮壓、「以胸襲警」、樓價瘋狂飆升、教育制度騎型、學童自殺數之不盡、警隊集會撐七警等。荒謬之事無日無之,在控訴之餘,還可以做什麼?

忘記他是她
同性戀平權運動近年才在亞洲漸成氣候,達明卻早在二十多年前,那個仍視同性戀為禁忌的年代,告訴你:愛無分性別。愛那個人就是愛那個人,是他還是她,反正就是那個人,根本無需把同性戀異性戀這樣二元分類。尤其現今性別多元這概念已逐漸為大眾認知,性別流動,性向也流動。當台灣民眾已在爭取同性婚姻合法化,香港卻仍在就反歧視法這基本的保障議而不決,甚至有不少保守的宗教團體和異性戀家庭抨擊同性戀。二十多年前的禁忌在今天仍然未完全破除。或許不是達明前衛開放,而是香港社會太落後保守。

沒有張揚的命案
內地多位維權人士「被消失」、「被自殺」,加上年前香港發生的銅鑼灣書店事件,白色恐怖陰霾籠罩香港,很多人都擔心,沒有張揚的命案,是否快將在香港發生?香港回歸快將二十年,言論自由、法治、一國兩制逐漸流失,This city is dying,可是香港人善忘得很,只要自己有工開、有屋住,繼續繁榮又碰杯,每年元旦七一遊行完,第二天繼續返工,週遭一切又如常,搵食艱難,要是淡忘亦沒有不對,right? 兩年後回望雨傘運動,舊理想、赤子心、舊記憶、是與非,通通都安葬了嗎?多少人能毋忘初衷,還是不要張揚,讓這城市默默死去?

排名不分先後左中右奸
不得不提的當然是這首歌,每隔幾年更新歌詞,記錄每個年代的「風雲人物」。所謂十年人事幾番新,看著不同的人名上榜、落榜,時間流逝、時代變遷顯然而見。


延伸閱讀:【每日一達明】末世警世再問世 潘源良陳少琪周耀輝細說詞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ews/realtime/20170222/56329138
—————————————————————————————————
作者簡介
芷晴:九十後,後榮迷。愛廣東歌,戀舊。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