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往往不停在重複!《女權之聲》(Suffragette) – 不會過時的抗爭


文/Jocky(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

一百多年前的倫敦,不享有投票權的女性面對工資剝削,家庭暴力,性騷擾等不平等對待,卻要默默承受,更是習以為常。對於從七歲起便在洗衣場當童工的慕德華茲(嘉莉慕萊根飾),一個從未受過教育的工人階層,日以繼夜機械枯燥的工作內容,惡劣的工作環境,繁瑣操勞的家庭事務,她似乎從未懷疑這便是自己的人生,直到一日在街頭撞到幾個女權主義者心照不宣的抗議行動,如同石子投入平靜的水面,她開始思考和審視自己的日常,以及若不做出改變毫無疑問後代女性也將面臨同樣的人生;又如同任何一個無意中走入遊行隊伍的普通人,這些再平凡不過的無名小卒,在日常生活中再平凡不過的某個瞬間,命運的轉淚點將他們變為歷史的一部分。


於是在愛美莉潘琦(梅麗史翠普飾)的鼓勵和啟發下,一眾辛勤工作的婦女們,在意識到以和平手段抗議只能換來嘲笑、辱罵和閒言碎語,卻無法得到重視時,她們唯有勇敢地走上街頭,以激進手法進行抗爭,更是付出了賢良淑德的聲譽和家庭生活連結的犧牲。正如慕德一次被捕之後對警探說,「我們打破窗戶,縱火,因為只有這樣妳們才會聽」。而最初使她參與到發聲行動的其實是一種機緣巧合的同情。原來很多看似政治的事情,裡面其實只是因為,有太多我們關心,或者是我們深愛的人事物在受苦受難。

「我們打破窗戶,縱火,因為只有這樣妳們才會聽」

而對於我們,當我們坐在窗明几淨的教室中談論女性主義每一波運動,讀西蒙波娃或女權辯護,甚至也許對不同流派女性主義者的立場主張如數家珍侃侃而談,但我們無法想像在那樣一個女性主義思潮啟蒙的年代,那些先驅者所受到的打壓和阻力;當我們唾手可得地享受著一百年前的女性無法想像的權利和尊重時,大概也不容易將那些死於王子馬下的艾美戴維遜(妮妲莉柏詩飾)們的考量和犧牲時刻銘記在心。

片中一幕當慕德第一次從監獄中釋放,被授予Suffragette的紫、白、綠三色徽章,竟有一種好笑又無奈的似曾相識感,聯想到今年三月中國大陸被拘留的女權活動人士,不免失望,經過一百多年爭取性別平等的努力,這些「滋事者」慣於入獄的惡性循環,某種程度上看似乎並無多大改善;但又感到一絲希望,如果這樣打壓和反抗不斷輪迴的過程是爭取平等權利和進步的必經之路,那麼至少現時付出的努力和犧牲不是徒勞無功。

如果這樣打壓和反抗不斷輪迴的過程是爭取平等權利和進步的必經之路,那麼至少現時付出的努力和犧牲不是徒勞無功。

另一邊廂,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滿足目前所達到的「性別平等」,甚至要反對所謂因女權聲音壯大導致對男性的壓迫。也許每一個人心中最理想的「性別平等」的標尺都不一樣,而一些根深蒂固的父權制度造成的無意識的偏見和固有思維模式,大概再過一百年可能都難以撼動。因此所謂平權運動,也許從來就不僅僅是以平和手段遊說請願,或者升級的暴力行動,更是一場喚醒那些冷眼旁觀,挖苦恥笑,認為事不關己的沈默者開始反思日常的敏感性,在所有日復一日慣常的麻痺和忙碌之中,開始察覺主流大眾文化中對女性形象的物化,開始思考身邊繁重瑣碎的母職家庭勞動分工,開始對所有不同語境下的特殊對待感到忿忿不平。電影結束,字幕滾動展示世界各地婦女獲得選舉權的年份,從1918年的英國到2015年的沙烏地阿拉伯,讓人不禁反思,在時刻被記載於史冊的當下,應該擔負怎樣的責任才能開創更好的時代。

值得一提的是,這部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影片,首次為觀眾呈現百年女權抗爭,及英國的女權運動如何影響多個國家,成為先驅。而影片上映期間亦伴隨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柏翠茜亞雅琪、金像影后珍妮花羅倫斯等明星面對不公待遇,陸續發聲爭取平等權益。

於是Suffragette的精神存在於過去、現在和將來,屬於每一個人,並且永遠不會過時。

電影預告、劇照及其他義工影後感:
http://gdottv.com/main/archives/996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電影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