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熱愛搵食與消費,多於閱讀與文化

浮生囈語 於 01/08/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眾所周知,香港人已很少人看書了。應該說,全世界看書的人也少了。在這個喧囂繽紛的世代,太多勾人心魂的物質,太多理由充分的原因,太多的雜音,驅使人不買書,不看書。

書展的人山人海只是讀書風氣興盛的假象,有一大部份人都是衝着零食、文具、補充練習去,全中了商家的圈套,被一隻隻無形的手偷走荷包裏的鈔票,餵給大大小小的財團。普羅大眾距離看明白《搏擊會》(Fight Club),產生反抗消費主義的集體覺醒,現階段依然咫尺天涯,天方夜譚。
可是這些不是問題,必竟香港作為一大資本主義城市講求的是「搵食」(找飯吃),以錢行先、以利為先不是新鮮事。既然辛辛苦苦賺回血汗錢,當然要用盡自己能力範圍的資源滿足物質生活,才能夠治愈心靈的效果。這些物質無論是推動下一代好好上進,自我享受也好,至少這種實體的享受比較務實。買本書(不見得會看),獲得有限的「文化享受」,這種體驗太抽象,太不切實際。若不是文青,不渴求藝術的精神食糧過活,一般人根本無法體會,也無法樂在其中。

部份看書的人甚至被指「偽文青」,刻意把看書當作一件華麗炫目的衣裳,披在身上,好像刻意地要吸引異性崇敬中帶點自愧的眼光。你明明沒居心,也會被人認定別有用心。這是香港社會的常態,現代社會的特性。

錢是用來花的不是用來燒的,在香港,錢不但不能燒,還要花在別人點頭認可的地方上。花在別人無法苟同的興趣上,就等於拿去燒。很不幸,閱讀漸漸淪落成一門無人問津的興趣,就快變冷門的行為藝術。真文青,窮書生,在世界各地包括香港,已失去市場。某個她可能願意陪你捱一天的漢堡包,但絕不願陪你捱一世的漢堡包。純樸的知識,當不了飯吃。

所以「遠離書本,盡情消費」是人之常情,是種不矯情的生活方式。但這也歸咎「錢不是萬能,但沒錢就是萬萬不能」的悲哀。就算是文化傳播者,也極度仰賴生存的本錢,才能夠繼續傳揚文化。要不然躺在棺材、入土為安了,撕心裂肺地喊,外面的人也聽不見。香港書展有人肯湊熱鬧,值得感恩。至少文化未死,人們仍有消費意欲,整體的形態躁動總好過一片死寂般的靜默無聲。公眾的文化素養,有時間待逐步栽培。不用急,也不必慌張。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Lam Kin Ping 於 13/08/2021 評論 NO. 1

    正是,香港人圖書館借書排行榜非小說類總是旅行書排第一。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