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赤》:四目交投


【不安慎入……家長指引】

〈第二集 — 四目交投〉


面對臉色慍怒的孝全,坤叔深知闖大禍了,卻不知如何是好。

「你也懂這是大忌!為什麼還要叫我的名字呢?」孝全焦急得邊說邊跺腳。這一腳, 剛好踏空了他身後的梯級,頓時失去平衡。坤叔見狀馬上丟下擔架,撲上前營救。

這一幕,在往後的很多年,三不五時就會在坤叔的腦海以慢鏡重播又重播……

先是孝全的左半邊身開始向後傾側。他試圖用左手向後用力撥以平衡身體,未果,右手再向後畫出三百六十度的大圈,卻阻止不了整個身軀大幅度向後彎,最後後腦首先著地,雙手雙腳以奇異的角度屈曲,鮮血汨汨從腦勺流出。

聽著坤叔憶述這一件往事,我仍然感覺到他猶有餘悸,彷彿那隻女鬼上一秒還在對他怪笑。



「他的大腦大量出血,影響右半身的活動能力,從此沒有辦法站起來。」二人都不敢明言,這次大概是冤魂纏身招來的血光之災。但坤叔一直託人暗中查訪,希望找出那隻女鬼的身世,以化解這一場無妄之災。他暗自懷疑,女鬼找上門來可能不止於巧合。

「活該的!我是活該的!」坤叔的情緒忽然波動起來,聲線提高,時而掩淚,時而握拳踱步。「一切都是自作孽!」他的語氣激動,碎碎唸著很多我不明白的字句。但從他的自白,我可以理出故事大概的脈胳。



我爸媽和坤叔,原籍廣西。該等窮鄉僻壤,本來就不會有什麼好事情發生。我媽叫陳秋霞,生於小康之家,卻遭到村落的大地主迫害,因而家道中落。秋霞一直對地主一家心懷怨恨,認為是他們令父親受刺激得到大病,含恨而終。一直到文化大革命爆發,秋霞當上六親不認只認毛主席的紅衛兵,才有機會正式開始她的復仇大計。

秋霞不理會丈夫孝全要她息事寧人的勸告,天天去地主家找碴。身為「黑五類」分子的地主,命運本來就坎坷,加上秋霞的仇恨猶如滾油澆心,針對地主的批鬥大會更是無日無之。

看著地主身上的累累傷痕,每天與家人自相殘殺,互相批鬥的場面,秋霞還是覺得不足以報弒父之仇。

「為民除害,就是要吃掉他啊!打倒牛鬼蛇神!」據坤叔形容,當隊中有人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他看到秋霞的眼神閃過一絲亮光。當天,就是秋霞帶隊到地主家中,在他的妻兒面前一刀取了地主的命,並取肝割肉,把一片片血淋淋的人肉搬運到在一間鄉校的大操場,用瓦片烘烤分吃。

我已經想像得到,一大群人圍著地主屍體,把鮮肉一塊塊撕下來,然後活剝人皮,腦漿四濺的景象。這般人間煉獄,比真正的地獄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互相批鬥,甚至活人相噬的事件,是在如何野蠻落後的部族才會出現?



「那個上吊自殺的女人,就是當年地主的女兒。她是要來取命報仇的!都是我的錯!」 說罷,坤叔快步走進廚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起利刀,插進自己的左眼,邊痛嚎邊把刀快速抽出,再插進右眼。

最後一刀,是由口腔直穿喉嚨。

不到十秒之間,坤叔跪在我跟前斷氣,我驚愕得幾乎忘記了呼吸。我不太敢相信,這是在短短兩天之內,我身邊第二個死去的人。

而坤叔的死狀,就正正跟我上次握住他的手所見到的片段中,分毫不差。



************
雖已事隔三年,但曉晴很肯定,自己絕對沒有看錯 —— 那個人是林仲秋,一個忠實憨厚的小伙子,當年在大學迎新營救她免於意淫遊戲之窘的大恩人。

「林仲秋!」語音剛落,曉晴就有點後悔。她不確定的是,其實對方心裡有沒有她的位置,畢竟對其他人來說,當年的可能只是小事一樁。

「張曉晴?」他的雙眉一揚,很快又回復一臉頹氣。畢竟是一個親父剛逝,舉目無親,接連又目睹長輩在他面前自殺的人,還能要求什麼?

為了不讓仲秋覺得她是個千方百計套料的無良記者,曉晴在表露身份之後,整頓飯都再沒有問起他關於坤叔自殺一事的細節,只是噓寒問暖,一盡朋友的本份。不過仲秋的話也不多。飯後,仲秋提出順路送她回家。曉晴沒拒絕,她大概明白仲秋只是想拖延回家的時間,面對空空如也的四面牆,能遲一秒就是一秒。

曉晴並不知道,二人在家樓下分手的一幕,原來還有很多對眼晴一直注視。



甫踏進家門,人稱瓊姨的曉晴媽媽就以灼人的目光瞪著自己,厲聲問道:「那個男生是誰?」

曉晴正急欲解釋,仲秋只是她的大學同學,二人並非媽媽想像中的關係,瓊姨已開口堵住她的說話:

「你的朋友碰到麻煩了。我在陽台上看到,有隻怨念很重的女鬼伏在他的左肩, 剛才在樓下一直對著你笑。」



曉晴想到,那隻女鬼像連體嬰般用下巴托在阿秋的肩膊,一整晚跟著他們吃飯、坐巴士,而且對著自己怪笑的畫面,背後的皮膚不由得疙瘩全起。
(待續)


P.S. 得閒食飽飯無屎屙可以試吓去Google圖片search「人食人」……後果自負

【B612按:第一次寫靈異故事,會係長篇連載,記得like page追故呀!】



************************************

網絡作家B612 – Facebook專頁:b612lpp

(鍾意睇嘅請你去俾個like,支持吓我繼續寫嘢吖!:))

「倘若有一個人對一朵花情有獨鍾,而那朵花在浩瀚的星河中,僅此一朵。那麼,他只要仰望繁星點點,就心滿意足了。於是他喃喃自語:『我的花就在星河的某個角落』可是,這花一旦被羊吃掉了,瞬間,所有星星也將隨之黯淡無光。那你也認為這不重要嗎?」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靈異  人食人  文化大革命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