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赤》:報上名來


「秋,我對不起你兩父子,對不起你全家……」我從來沒見過坤叔老淚縱橫的模樣。
那時候,我以為無論坤叔曾經做錯什麼,他多年來所承受的愧疚和悲愴已等同請過罪,足以得到我的原諒。但原來不是。


我伸手捉住坤叔粗糙的雙掌,本希望平伏他的情緒。突然之間,我的身體宛如被強制連上電源,有一股強大的力量迫使我閉上雙眼,在腦海中播放起一些奇怪的片段。

我看到坤叔,跪在地上動也不動,口中插著一把利刀直穿喉嚨,死不閉目。

我嚇得馬上鬆開坤叔的手。

「其實,你爸之所以中風一病不起,都是由我一手造成……」坤叔的聲音把我帶回現實。我張開雙眼,眼前卻是一切正常,坤叔完好無恙。驚魂未定,我只好勉強嚥下口水,暫時把剛才發生的怪事拋諸腦海,聽著坤叔娓娓道來。


坤叔和我爸還是年青力壯的時候,一同入行做政府救護員,多年來一直克盡職守。前線醫護人員習慣和生死打交道,光怪陸離,見怪不怪。救護員也一樣恪守很多禁忌,而其中一個,就是移動屍體期間絕對不能夠叫出任何人的名字 —— 任何一個 —— 免得冤魂纏身。

直至兩年前的一天,他們接報有人上吊自殺,奉命到場支援。甫踏進電梯大堂,已經聞到隔幾個單位之遠傳來的強烈屍臭味道。坤叔正納悶,到底是多差的鄰里關係,才會待屍體發臭幾日仍然置之不理?


二人即使有幾十年處理案件的經驗,亦無法不被破門入屋後的景象嚇得目瞪口呆……

全屋正中間,有一具女性屍體懸掛在客廳的吊燈之下。屍體的臉容已經腐爛得無法辨認,眼耳口鼻都有無數奶白色的蛆蟲在爬竄,進食屍身的腐肉。這一切細節,剛好被天花燈的強烈光束照個正著,鉅細無遺,畫面顯得異常詭異。

在客廳的一角,有兩名警察陪著一個年若二十的短髮女生。她雙手抱頭,喃喃自語,神態崩潰,似乎是死者的親人。


收屍是救護員的職責,坤叔和爸爸唯有硬著頭皮把屍體搬下來。正當二人合作,一頭一尾架起擔架,經過玄關離開單位時,坤叔駭然看見那具女屍突然睜大雙眼,瞪著坤叔,把手指塞進滿是蛆蟲的口中,動作緩慢地連骨啃食。

「孝……孝全!」事出突然,坤叔一開口聲音太沙啞,爸沒聽見。

「林孝全!」我爸終於回頭。此時女屍縮手,饒有深意地朝坤叔一笑,然後合上眼,彷彿剛才一切只是幻覺。
坤叔看著靜止不動的女屍,又抬頭一看神情愕然,不明所以的爸爸,終於搞明白了是什麼一回事。


如此一來,女屍就知道了一個人的全名。一個在她人死燈滅之後,唯一知道的名字。


(待續)


【B612按:第一次寫靈異故事,會係長篇連載,好睇嘅幫我share開去丫!記得like page追故呀!】




************************************
網絡作家B612 – Facebook專頁:b612lpp

(鍾意睇嘅請你去俾個like,支持吓我繼續寫嘢吖!:))

「倘若有一個人對一朵花情有獨鍾,而那朵花在浩瀚的星河中,僅此一朵。那麼,他只要仰望繁星點點,就心滿意足了。於是他喃喃自語:『我的花就在星河的某個角落』可是,這花一旦被羊吃掉了,瞬間,所有星星也將隨之黯淡無光。那你也認為這不重要嗎?」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靈異  自殺  上吊  女鬼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