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遇「光害」(三)(完)

安坐園中 於 14/0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有一年輕的他,和另一年輕的她…
他和她素未謀面,各來自差異偌大的背景及階層。
然而內心正義及善良,卻本能地收藏和壓抑自我俱是他倆共有的性情。

他們各自來到這璀璨但競爭、發達卻狡詐、五光十色但殘酷的城市中,
工作著、生活著…
二人分別遭受著極不友善的惡待,以致遍體鱗傷,
只不斷在孤寂中落泊著、在茫然裡無奈遊走著、在灰暗的邊緣不住喘氣,
從未投入及適應如此地方是二人共有的心境狀況。
縱然二人分別的臉上總流露著忍受著、支撐著的沉靜,
只能說是各自在困窘中苟延殘喘著,內心的掙扎未曾歇息,
總是提著急促、沉重的步伐。
他們雖然看見,卻不相信肉眼所望見如此城市的各種繽紛和姿彩…
因為肉眼是如此欺騙了他們,這恍似迷宮的城市為他倆帶來了「光害」,
因為他們更寧願相信周遭黑暗的實況,不論當下或明天,似乎毫無光明可以照明著自己…

直到他和她彼此遇著了對方的一刻,
就像在夾縫中遇見了同路人,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奇妙地形成在二人的中間,
二人互相諒解著、又互相認同著。
因二人同作負傷者,內心的難處和傷患可以不言而喻,
於是就是如此彼此守望著、扶持著、分訴著、慰藉著;
彼此又很忠誠及努力地為對方排解對方所遇著的難處,
因這樣的結伴同行,他倆的傷患也於是可以不藥而癒。

因為這樣,有一種肉眼看不見的光在二人中間亮著了,在燃亮著二人…
就似重得了一股新的生氣及力量能以在這城市中安然地活下去。
二人從此捨棄了本來掩藏和壓抑的個性,
又驅散了二人過往所經歷的孤單、茫然、無奈、灰暗、沉重。


另有一年長的他、和另一年長的她,他和她是一對經練年月的夫婦…
他們已長久適應了如此城市的種種。
縱然他們並不看見城市如此的繽紛姿彩,肉眼並不能欺騙他們,
因為他們皆是失明的人士,他倆並不遇見「光害」。
夫婦二人經常互相拖扶著在街上,不慌不忙地行經著,同時拉奏著簡單的中國古式樂器,
偶爾微笑會從容地從他倆縱然是披著皺紋的臉容上跳脫出來,
他倆臉上總散發著安逸和慈祥,步履又是如此合拍及輕描淡寫。
同樣是有一種肉眼看不見的光在二人中間亮著了,在燃亮著二人…
這光還更在街道上照亮著過路的人…


是這一種光,是極為引人入勝…
如盛載著力量的泉源,叫取用的人能在艱難境況中依然持定著勇氣堅執地、頑強地好好活下去、前行著;
這一種光,又是極為引人注目…
是生命藉着眼神這窗戶所流露出來的光茫,帶著力量,是生命力、感染力等,能引發共鳴的微笑及眼淚;
這一種光,滿有不止息的溫度…
能摒除人與人之間的間隔、屏障,聚攏人的心圍坐在這光周圍,叫身處淒涼的暗黑中的人仍能得以暖和。
(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關係  光害  旅程  城市  掙扎  出路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