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海者的遇見

安坐園中 於 15/0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一葉孤舟:一艘在海上載浮載沉著,或在白日,或在黑夜,向著自知的、或未知的方向前航著的船艇。偶爾颳起風來,湧浪隨之襲來,但也有在周遭的船艇,或大或小的,在航行的同時翻起波浪,趨向對方。

船長理所當然本能地以渾身使勁的各種姿態操縱着船舵,為要駕馭海面這四方八面而來的浪濤,免得船毁人亡。

汪汪洋海:自然界裡物理的浮力從無變更地使船艇得以被汪汪洋海盛載著。

一葉孤舟:按著它被人製造而成所設下的職責及功能,航程裡總在盤算著,如何能憑藉優越的性能、方式及技巧,並過往累積而來的經驗,能以從汪汪洋海中捕獲其中所蘊藏著的資源及寶藏,要比在同時在汪汪洋海上馳騁的其他船艇所裝載得的更多。

汪汪洋海:再多的資源及寶藏,也離不開源出於汪汪洋海。況且,古時的智者如中國的孟子也曾以智慧說道:「數罟不入洿池,魚鱉不可勝食也」,捕撈本無可厚非,但也需帶著智慧在適時、適度的條件之下進行捕撈。

一葉孤舟:縱然讓船艇捕獲再多的資源及寶藏,船艇也無法像汪汪洋海一樣保持安穩的姿態、平靜的航程,卻是總不住被大大小小的波濤沖擊著,需要不住在警覺的狀態下地留心著、航行著,不容片刻的鬆懈。

船長心裡不時冀盼著他的心境能有如海面一般平靜和寬廣的一日。

一葉孤舟:船艇偶爾也曾陷入不明的險峻,既是在毫無預示、且是在不容逃避的狀態之下被急湍的海流主導牽扯而行走,或遇上海裡忽然捲動著的旋渦,因而被吸攝而邁入水流當中的。

船長回想起他曾有一回在德國旅遊巴士往北駛向柏林的高速公路的旅途上,日間遇見天上無盡一整大片灰黑的雲海霎時間兇湧襲來,沉沉籠罩著似要侵吞它以下另一大片一望無際的茵嫩的綠色草原,狂風為這遍佈又排列整齊的小矮人兵團掀翻起連陣急遽不息的湧浪,無從抗衡的它們也只能隨風、又是隨群的,屈身俯就、不斷搖曳。

汪汪洋海:大自然的力量剛柔並濟,曉以大義,並且仍舊不變更地盛載著一切。

一葉孤舟:不論曾經在無數次大大小小的險象中周旋、抵禦、經過,又捕獲了豐富的資源及寶藏,但船身及機械、及接連的功能表現只會隨年月而每況愈下,當再遇著險峻時也從不保證能安然渡過,故總不能倖免要被退役的一日。

船長心裡想著,隨著一葉孤舟在汪汪洋海中到處飄泊久了、也茫然尋覓久了,他從航程中所獲悉的、所體會的一切箇中智慧、道理等無形的、人生的得著,或許比實際捕撈得來的更多、更深、更豐富、更寶貴。他也冀盼著覓得一個既可靠又可長久停駐的良好港口,在其中駐紮安頓下來。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旅程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