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的自我介紹(中)——微型社會的洗禮

對上一次講到,筆者當年最希望考到的大學是廣東外語外貿。
為了這個目標,我在一個晚自修的開始前,做出了那個豆腐花的約定。

在那個約定之後,我的確很努力學習,我還記得當時老師問過全班同學一個問題:如何才能讓學習更高效?
我當年曾經發表過一個偉論,我現在還記得當年說的那句偉論——讓學習成為一個興趣。
聽起來可能很簡單,但是要一個人改變是真的可以很難。
還記得那些年,我們從不願意分享自己的筆記變成大家一起分享解題;儘管有些問題班上沒有人能解答,課間時間跑去尖子班問問同學要怎麼解;自修時間跑到自修室將所有需要背熟的公式列在黑板上~~~


那些記憶我依然歷歷在目,還有那些共同奮戰的夥伴們,他們的那份真摯是不管他們已經分別多久,都從來沒有減淡的。

然而事實是殘酷的,我不僅沒有考上心儀的廣東外語外貿,而且就連家姐就讀的深大錄取我的專業也並非我想要的。
在這個緊急關頭,當年的港澳台保底考試(當年的“兩校聯招”,暨南大學以及華僑大學的聯合招生考試)造就了今天的我。

暨南大學本部

考唔到喜歡的大學當然是很不忿的,但是既然知道是自己能力未能所及,也已經盡力的情況下,我還是選擇了暨南大學。因為暨南大學的本部在廣州,相對華僑大學近很多,而且在知名度上很佔優。
而最重要的是——錄取的專業是英語翻譯,是我夢寐以求的專業。

於是我開始了我的大學生涯,當年我的目標仍然是在外語上專研,希望學到更多更多,成為當年我在同學回憶錄上寫的那個夢想中的人——首席外交家。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我接到的第一個壞消息是,暨南大學外國語學院的招生標準是兩珠兩廣的機制。
換言之有兩年我要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下生活,而且還要是在前兩年在珠海,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P.S.:筆者的故鄉是廣州,所以廣州並不陌生)。

暨南大學珠海學院

這對於當年的我來說,是最大的挑戰,因為筆者本身就沒有任何寄宿的經驗,而人生的第一次寄宿就要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故事並沒有這樣完結,辦理入學手續的那天,宿舍安排上也出現了問題,我也被迫跟一個完全陌生的人住在校內的公寓房間內。
那個晚上是如此漫長,那個晚上我腦海中的回憶只有父母與我在門口離別的身影,以及那些與我一起奮戰高考的人。而那一晚,我也哭了,因為那是我真正意義上第一次踏足社會,而也是我第一次覺得我自己是這麼無力。

聽到這裡,大家都可能覺得暨南大學的安排真的很令人毛骨悚然。
但是這僅僅是故事的開始,你相當有需要看完這個故事!

第二天一早,我很快被通知已經分到宿舍,當我去到傳說中那個暨南大學珠海學院的5棟,一切都改變了。
我走進5430的那一天,我的人生註定有了3個忘不了的身影。
宿舍裡面的其他3個人都是新聞傳播學院的人,與我不是同一個專業。
我到達宿舍的時候,3個室友都不在,第一次開始打點自己的生活,總是手忙腳亂。
這些都是其次,當時對我影響最大的是——孤單。


打點得七七八八,回到宿舍已經接近晚飯時間,打開宿舍的房門,我見到了我的第一個室友——A君。
A君相當熱情,而且經常無定向“跳制”,擁有一頭啡色電髮(這一點上多年沒有什麼變動)。
一把相當有磁性的聲音,相當強的表演慾,對女朋友很好,付出很多。喜歡拍攝,很喜歡車,還很喜歡二次創作的RAP,形象大概已經很清楚了吧。
沒有聊上幾句,他就說要回廣州的家去了,我才知道我們都算是同鄉。

告別A君,我也很快去了吃個晚餐,然後準備收拾宿舍。
這是第三次推開宿舍的大門,我見到了我的第二位室友——LCK。
這個人,如果需要描述,會太耗費時間,找個時間我們再討論他。
但是這個人給我的第一印象還是不錯的,可惜不就之後就破功了,但是無論怎樣說,他肯定是一個好人,勤勞的人。

至於最後一個室友,我是在第二天才見到的——Sio Man。
一個很會隱藏自己感情的人,一天24小時有23小時59分59秒都是出於面無表情的狀況。
他給我最深的印象是大二開學的時候,他突然約我一起吃飯,然後在飯桌上說他跟女朋友分手的事,哭得一塌糊塗。
那是他第一次展露出自己的真想法,真感情~~~
尷尬的是,坐在隔離檯的是外國語學院的女同學們,他們的目光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這一檯。
那些目光,仿佛告訴我——原來筆者跟Sio Man是個Gay Couple。
這應該也是當年我在大一談不成戀愛的原因。
不過,他也肯定是個善良的人,至少他是第一個曾經帶我參加澳門美食節並收留我在他家過夜的人。

於是,我就這樣開始踏進了微型社會。
而我發現微型社會最重要的不是讀書,而是人際關係。
隨著與這三位室友的日益了解,我也成為了半個新聞轉播學院人。
而我提到的傳說中的5棟宿舍,在當年的珠海學院是無敵的,原因有二:


一. 5棟宿舍是男女混合宿舍,雖有間隔,但是我們5430的門口正對樓梯,而那條樓梯也是通往女生宿舍的唯一出入口
二. 5棟宿舍網絡不中斷。傳聞是,有一位調皮的學長偷了女宿管的鑰匙,每晚11點宿管斷網之後,他馬上就會去偷偷重新開通網絡。

我很幸運,在這個微型社會上遇到了這三位既是損友又是益友的人。
也是因為他們,讓我更快更容易地學習了如何進入這個社會裡面,並在此適應。
所謂的成熟並不是變得世故,而是變得如何更容易與他人溝通與合作。
因為這樣以來避免你深陷孤獨的沼澤中,也讓你在走向成功的路上有更多貴人幫助你,讓你更容易走向成功。

筆者不敢說自己的看法一定是正確的,社會的確是現實的。
古語有雲:忠言逆耳利於行,苦口良藥利於病
往往對你滿口油腔滑調的人,往往是最需要注意幾觀察的人,因為他們往往想的是利益,你可能只是他們利用的棋子。
而真正的朋友說的話可能不太好聽,甚至總是帶有幾分諷刺意味。但是他們至少真實,也是最清楚你的人,提供的意見也來得中肯。
所以希望大家要做智者,明辨是非。願各位讀者結識良友,共渡人生路。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