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味道一個故事:一切由迴轉壽司開始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27/09/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如果我是半張廢紙,讓我化蝶。
二十年前的Kenny,根本就是一張廢紙,中五會考只得兩分,出路只有兩條:搵工,繼續進修。
主權移交之前市道還好,讀書不成也能找到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而Kenny在VTC讀了兩個月房務員速成班,即刻有一間四星級酒店聘用,時為人工八千多一個月。
一向沒甚異性緣的她,讀書時期沒有女生肯與他交朋友,他的長相並不差,但是比較不懂得說話,即是開口夾著脷,嚇怕了所有女同學。後來到酒店工作,職責是一日執成十四,五間房,當時仍有不少日本,美國客人,連同小費,加埋一個月人工過萬,以他的學歷與年紀,兼做正行,不去Nu Life做傳銷搵朋友笨柒,已經很不錯了。
畢業後與舊同學斷了線,Kenny的生活圈子,就只剩下這班爛飲爛賭的男同事,下班後不時一起去晚飯飲酒,同事果然三分親。

有一次,Kenny跟三位同事到太子無名島劈酒,其中一位同事K對他說:(等陣我有兩個女仔朋友會join埋,幾靚女,見你平日無咩識女仔,就認識下啦。)
(HI!)兩位女生走過來,向同事K打個招呼。
Kenny的目光,盯著其中一位,束短頭髮,眼大大,身穿大領綠色恤衫,黑色短裙襯長靴的她。
(HI,我叫Gigi。)
(我叫Kenny。)
酒吧污煙瘴氣的環境,他們只能做的,就是拿著骰盅,先來一打喜力,三個二,四個三,劈到天昏地暗,沒有時間去作深層次交流。
離開之時,Kenny問Gigi拿電話號碼,Gigi爽快應承,還給他其ICQ號碼。
自此,Kenny每臨瞓前,用56K上網,只要見到她online就HI咗先。慢慢地,他們經常在ICQ聊天,得知Gigi在家樂商場的時裝店做售貨員,喜歡唱K劈酒,不折不扣的MK妹也。


一個月後,Kenny提議不如出來食飯,Gigi答應,地點在旺角百老匯隔離的元綠壽司。第一次單獨約會的場面,都是閒話家常,畢竟大家在ICQ聊天期間,已經初步了解對方。


兩個人吃了二十碟壽司,她們便到對面Cyber City打機,估不到,Gigi也會打King Of Fighter,而玩開Daytona的Kenny,就陪太子讀書。
後來,他們見面越來越多,包括與同事們一起劈酒,單獨約會的時光,最終,Gigi成為了Kenny的初戀女友。
做朋友就好哋哋,一拍拖就問題慢慢浮現,Kenny對Gigi的爛玩大為不滿,很多時她與她的朋友劈酒劈到接近斷片,要勞動Kenny專程送她回家。加上Gigi不時要求Kenny送呢樣送果樣,聖誕節就要個Prada袋,情人節就要條Tiffany鍊,當然要加上一紮花。反過來,Gigi沒有為Kenny做過甚麼。
香港的好景隨著回歸而步入衰退,金融風暴之下經濟不景氣,Kenny從事的酒店業首當其衝,花紅只得一個月,無人工加,連卡數也難以應付,還要面對Gigi的不斷苛索。。。
(究竟你係咪想搾乾我荷包?)有次他們在加太賀晚飯,Kenny終於忍唔住發火。
(咁你愛唔愛我?)Gigi反擊。
(乜愛就係要下下以物質嚟衡量?)Kenny再反問。
(唔滿意呀?分手囉!你無咗我仲有邊個會吼你?我無咗你,大把仔等住溝我。)
Gigi這一句,簡直傷盡Kenny自尊心。
聽罷,啊了一聲,企起身,瀟洒地離去。
Gigi大叫:(埋單先啦!)
Kenny頭也不回:(埋你老母!)
被世界遺棄不可怕,喜歡你有時還可怕。
就咁,他們分了手,Kenny轉了另一個ICQ號碼,而Gigi亦沒有再致電給他,愛情,真的可以很脆弱,話有就有,話無就無。
至於這段糟糕的經驗,會否對Kenny產生極大陰影?非也,兩年後即是千禧年,認識了來酒店實習的trainee,而這位實習生,成為了他後來的妻子。
Kenny的事業升了幾級,由散仔到助理管家,現今個仔,準備升中一了。
Gigi的近況呢?生死與否,無關宏旨。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