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味道一個故事:從童年到現在炸魚薯條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25/12/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在普天同慶的日子,眼巴巴看著別人風流快活,而我仍坐在辦公室,眼光光對著部電腦,不知想點。

趁有時間,開始為下年春天的長假期計劃一下,去那裡?都是那裡?

懂我的朋友,也許會知道我第二,第三個家在那裡。

例牌先去找當地的餐飲,近期的潮流是甚麼?有沒有注目的新餐廳開張?雖然我一個人,在旅途上經常即慶,不過作為愛吃之人,我起碼要知道當地最近的飲食潮流。

面對一大堆wish list,完全無頭緒,時間有限,我怎能一一攻陷?

唯有,先吃個炸魚薯條?

你說我因為崇英崇到底,連英國菜也愛屋及烏?

我經常想起前度C,當年她在英國留學兩年生涯,一提起英國菜,即刻破口大罵,好像殺了她全家似的。

由此可見,英國菜是不少人的夢魘,對我而言,全天候早餐,燒牛肉,約克郡布甸,牧羊人批,Banger and Mash等傳統英國菜,卻是另一番滋味。當然,要是每天都吃的話,那就。。。。。

我曾經幻想過,自己是英國人的話,恐怕是一個大胖子!

說漏了炸魚薯條,我喜歡並不是因為英國,而是在小學四年班的某天,在學校附近的快餐店,一碟炸石斑薯條開始。

應該是新年過後,逗了一些利是錢,才有能力到快餐店。當年有時一日有$2零用錢,有時沒有。沒錢上學的日子,小息時候,只能做菠蘿雞,沾同學的可樂來喝。

就是在快餐店的餐牌上,見到石斑薯條,我天真地想:(是石斑條的嗎?)即是當年大熱的炸魚手指之類,電視廣告見得多,但從來未試過。

拿著$8,戰戰兢兢到櫃檯前,對廚師說:(一個石斑條。。。。)

廚師:(石斑薯條吓話?)

實情是,炸石斑一塊,配波浪薯條,沒甚怎樣,總之吃得很滋味,最後一條薯條,還不捨得吃掉。今次食完,下次幾時有機會?


到我開始接觸英國文化,才知道英國的炸魚薯條,是一大條魚,(主要是鱈魚,有些會用Haddock,Plaice,甚至是龍利。)以啤酒調製的炸漿,炸到金黃色,再配粗身的薯條吃。

想起港式的炸魚薯條,與英國的炸魚薯條相比,有如舢舨對航空母艦。

第一次吃英國炸魚薯條,一個人,吹著冷風,坐在愛華頓主場外面,拿起舖滿Mushy pea的炸魚薯條,最後,吃不完。

有次在倫敦韋斯咸主場附近的外賣店,買了一份炸魚薯條,見到對面的食客,拿著瓶醋,起勢地下。

吃炸魚薯條要加醋,我懂了。


這十多年來,就算人在香港,也不斷尋找美味的英式炸魚薯條,身為前大英殖民地,總有三數間出品,近似英國味道。


像最近在皇后像廣場舉辦的英國節,品嚐到近乎100%移植的炸魚薯條,再喝一口生啤,人生的溫暖。

日前下班後,在土瓜灣某茶餐廳下午茶,見到有炸魚薯條,廿多元一客,包凍飲。


不在乎炸魚是石斑或青衣柳,只在乎薯條是fries或波浪薯條,iPod剛剛播著梅艷芳的夢伴。。。

就想起三十年前,我第一次吃炸魚薯條,戰戰兢兢的樣子。

人生。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