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味道一個故事:我們都是吃碗仔翅長大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18/0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平生不用假貨,不與假面人交往,不帶著假面具做人,年紀越大,真的不用避忌怕得罪人,老頭要罵你就罵你。
某些事,打下假波,來得理所當然,我說的是小時候在街邊吃的碗仔翅。

上世紀戰後的窮L產物,平民智慧造就不少流芳百世的平民美食,車仔麵,碗仔翅,都是由那個年代發明的香港味道。

當然今時今日的環境,再不能與以前相比,廢老經常批評年青一代懶散不努力,成日掛住抗爭,又說以前點點點,穿膠花都變李嘉誠,死慳死抵買到層樓的獅子山下精神。

中學同學懷恩,其父親在六十年代做運輸送石油氣,後來開了一間士多前舖後居,不久,懷恩便出世;聽懷恩說,生意好到不得了,很快便儲到另一筆錢,買下大同新邨一個單位,亦即是他現在的居所,多年來沒有搬過;其母早在他的中學年代過身,與父親相依為命,感情要好。

除了一樣:談政治,就嗌交,有個藍絲的父親,每次看電視新聞,總會對那些泛民,本土,自決的年青人,破口大罵,說他們破壞香港安寧,每次遇到這種情況,作為泛民擁躉的懷恩,識趣地失陪一陣。

(唔好咁勞氣,食個碗仔翅先啦。)有時候,懷恩會打包碗仔翅回家,孝敬老父。

因為他很喜歡吃碗仔翅。

懷恩本人,中學年代與我在黃金廣場外面,一起掃過街,吃過碗仔翅,他只吃淨翅,兩溝絕對不能,非常之執著;多年後我問他為甚麼吃碗仔翅,一直謝絕兩溝,他只給我一個三個字的答案:(唔鍾意。)

住在大角咀,吃到的碗仔翅,相信大家都知是那一間。


沒錯,就是排隊未必排餐死,但等食就可能等餐死的車品品,十年前與已移居外地的食友前來,為了一碗翅,等了大半個小時。

老闆娘長期請不到人,對自己出品嚴格,可是雙拳難敵大量食客,只得一個助手,偶然其丈夫也會幫手,始終未能解決長年累月的宿命,由隔離屋苑的小小舖位,發展到今日,差不多二十年,將會於今年畫上句號,殊為可惜。

我仍未有時間問懷恩,假若車品品結業,以後想吃碗仔翅,可以去那裡買?


走到老遠的東大街呂仔記,繼車品品之後,是我另一心水之選,多年前看過報導,這裡的碗仔翅做法認真,絕不比真翅下去;用老雞,金華火腿熬成湯底,再加上雞絲肉絲菇絲,與及素翅來烹調,師傅推芡推得靚,厚度適中;外面有不少小食店,其碗仔翅杰到像鼻涕一撚樣,相比之下,顯得呂仔記之真功夫。

上一次已經是五年前的事,水準有沒有下跌,我沒法去証實,帶定頭盔先,如果你們與我持相反意見,請不要找我算帳。


近年平民小店的傳奇之一:十八座狗仔粉,掛上米芝蓮街頭小吃之後,分店越開越多,坊間的評價就越來越差。以前只得佐敦店的時候,情況並不是這樣,火鴨翅的像真度極高,切成頭髮般幼細的鴨絲,質感恰好的羹,每次都吃得滿心歡喜,我講緊係剛開業不久的之時,2013年夏天;上個月某個晚上,下班過來宵夜吃個火鴨翅,走味了。

已拒絕吃魚翅多年,有公關請客食魚翅套餐亦不為所動,有支筆/有個地盤在手,就要有責任向讀者們,散播正確的價值觀;用假貨會被人笑,做人太假又過不到自己的關口;與假面人交往,好像對著個吹氣公仔一樣,惟獨是吃假翅,(咪即係碗仔翅)一切來得理直氣壯。

魚翅撈飯的紙醉金迷日子,皆往矣,做人還是踏實一點好,家下碗仔翅好失禮你咩?你係咪香港人?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