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味道一個故事:開心,就開香檳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25/1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對大部份人來說,香檳,是代表歡悅,是慶祝一些事情。
君不見一級方程式車手,站在頒獎台之巔,拿起香檳四濺激射;馬主拉頭馬之外,還會收到一瓶香檳,作為禮物嗎?

生日,要開香檳。

周年紀念,要開香檳。

見到一些壞事做盡的仆街,我們樂於見証著這些人仆街,值得開香檳,幸災樂禍。

當然,那些毅進仔,為了一名年青生命的消逝,高呼今晚開香檳慶祝,這是滅絕人性的表現。

他朝君體也相同。


看似是要很隆重的場合,才會與香濱沾上口唇邊,其實,香檳早已普及化,只要你懂得去找,二百頭已經買到某某香檳的入門版,要求高的話,當然要付多一點啦。


Moet Chandon毛澤東的NV,是我第一瓶接觸的香檳,年少時覺得是很有派頭的一件事,去到後期,有時出席一些飯局/派對,以毛澤東作餐前酒,甚至是用來調製雞尾酒,上年出席在君悅扒房的Wine pairing dinner,餐前酒竟動用到Krug,喝罷一杯,侍應自動走過來斟多一杯,喝到不知人間何世,未開飯,差點暈低。


每逢周末日,各大酒店的餐廳,推出以任飲香檳作招徠的Brunch,Ritz-Carlton 118/F的Ozone,Dom Perignon擺下擂台,三小時的時光,你吹到兩瓶,已經蓋過了該餐brunch的價錢;四年前是$1180 +10%一位,現在已經加價至$1988,價錢與餐廳的位置一樣堅離地。


當一件事越普及,落入凡間也不感覺意外,有時出外食飯,去一些比較地踎的飯店,無須收開瓶費,自備酒杯,帶瓶香檳配小炒,沒有精確的計算,隨心所欲,喜歡配滷水鵝肝,配蜜汁鱔球,沒有誰比誰更適合,只想在飯枱上痛痛快快尋開心。

尤其是在這個動盪的大時代,長期處於作戰狀態,也要找個出口唞下氣,與志同道合,立場一致的朋友聚首,飲酒食飯風花說月,讓自己放鬆,前路仍是漫長,現在只是一個階段性的成功反擊。

下個月計劃在某黃色飯店,擺兩圍打冷,同步過冬,一起喝著香檳對付寒風。


人生最好的喝香檳經驗,不一定是喝到貴到飛起,陳年舊裝的珍品,而是與喜歡的人共享;沒有華麗的裝潢,亦沒有穿上名牌的襯衣,只是坐在河邊,呼吸著清新空氣,共享著美味的糕點,喝著香檳,傾傾講講一個下午,洋溢著浪漫的氣氛。

2014年5月,我與好友小寶,就在巴黎河畔,發生過以上我所說的事情;時間、人物、地點,缺一不可。

區選過後的一天,是近五個月以來,香港人最值得開心的時刻,就讓大家卸下戎裝,高舉香檳,射到周圍都係,忘我歡呼,亂世中,也要讓自己快樂。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